即时新闻:
新闻

社会民意被带着节奏走的“门道”和“套路”

2017年11月27日 13:18    来源:微信号墩墩舆情课   作者:墩爸   

  随着@军报记者的及时辟谣和@平安北京的落地打击,三色事件被人恶意裹挟、诬蔑解放军的炒作意图渐为世人所知,舆情终于有了一波自净式的正面反弹。

  这理应高兴,而我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近期,接连发生携程、江歌、马航H370“调查终结篇”及此次的三色事件,舆情全网弥漫、汹涌异常,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跟踪关注发现,舆情中还夹杂着社会民意的正常诉求、社会发展的客观制约、利益人群的借机裹挟、营销势力的抱团炒作及疑似境外串联的翻炒魅影等多重外因内因,反映出今后的网上形势将更为严峻、更加复杂,曾经简单粗暴的“治网三板斧”可能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的舆情形势。

  我们可能时常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何正常的民意会被带着节奏走?又为何会有那么多的网民宁信谣言,却不信真相?

  今天,这堂舆情课,我就和各位谈谈这里面的“门道”和“套路”。(其他的网上够多了,不再浪费诸位宝贵时间)

  前几天,《马航MH370“调查终结篇”》一文席卷全网,最后逼得@人民日报 出来紧急辟谣,其现实影响力之深、迷惑力之强可见一斑。

  深入分析可以发现,作者集中利用公众对“动机论”“阴谋论”的防备心理,通篇使用“预设结论成立—倒追找寻一切可佐证结论成立的偶然因素和必然因素—将预设结论的可能性变为必然性”的行文逻辑,切中了阅读受众在航空领域的专业盲区,密集使用“似是而非”“移花接木”这类春秋写作笔法,逐步将公众带入预设的结论,最终实现了对网上舆论的误导

  事实上,这种诱导舆论的方式已经频频出现在当前的一些热点舆情事件中。泸县事件中,一些网络大V就预设“学生被殴打致死扔下教学楼”这个结论成立,倒追一切可以佐证结论成立的“证据”,形成所谓的“证据链”,误导公众的判断;绿城保姆杀人案,又是这些大V预设“消防设施是该悲剧的直接原因”,找寻一切可以证明该结论成立的因素,持续网上造势,逐步诱导公众忽略了“保姆杀人”才是导致悲剧发生最为关键的因素。

  《琅琊榜》可能是我翻看次数最多的电视剧,梅长苏和夏江为何每每能在皇帝面前翻转舆情,不就是频频制造“动机论”假象实现的吗?

  除使用“动机论”误导舆论外,这些人还会有意识地创设“比较级”讨论语境制造情绪对立。我们在微博微信这类社交媒体讨论舆情时,都会不自觉地带入“两面逻辑”,即“非对即错”“非黑即白”,表现出极强的排斥性。比如,他们会大量使用“A比B好”“A比B强”这类语言来创设“B不好”的讨论语境,利用社交媒体讨论的排斥性诱导公众刊发大量针对B的负面评论。就以此前我批评哈罗单车“辱国歌”式无底线营销为例,这些人就使用“比较级”反问来进行间接否定,即以该标题描述更接近国际歌来认定该企业“辱国歌”式恶俗营销不成立。

  以上两种均为利益相关方、炒作人群及境内外势力常见的炒作热点敏感舆情方式,属主动干预行为,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进行前置性预防,只能通过后续分析和研判,来不断强化对舆情感知和甑别能力。

  当前,还有一种是精准利用社会的情感制高点与规则法律间可能存在的愿望落差,大作文章,制造煽动对立情绪,实现舆论诱导。

  江歌案的舆情余波可能至今仍令我们心有余悸。观察舆情不难发现,公众谴责刘鑫的力度要远大于杀人犯陈世峰,原因恐怕还在于虽然陈世峰能否被判死刑,仍然是未知数,但至少还能用现实的法律对其进行惩处;但对于刘鑫,我们其实也知道,哪怕舆论谴责力度再大,现实的法律制约可能真的缺乏惩罚依据。

  当情感与现实存在差距,就会给人以炒作空隙,这也就是某大V那一句“这是我第一次支持网络暴力”的情绪性倡议会让许多粉丝揭竿响应,无自觉地将舆情带入了“理想与现实冲突”的恶性怪圈。实际上,许多网民谴责这位大V是针对其支持网络暴力而言,而非认为刘鑫不该被谴责,但很可惜,情绪舆论占据主要权重后,出现了“我不听”“我不信”的对峙性态势,处置工作也无形之中陷入两难境地。

  此次三色事件同样如此,“Reginababy_lsy”、“培豆”、“旁观者Q”这些微博账号就是集中利用了公众对孩子、幼童的爱护心理,编造各类针对军队的谣言,将公众的善良、同情诱导到恶意攻击军人上来,加剧舆情的负面偏离、异化态势。

  我预测,这类现象还会频频发生,这种复杂的舆情形势还会持续加剧,需要我们用更加智慧的方式进行有效引导。(文章有删节)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