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2016年网络舆论场的新生态、新业态、新取向

2017年11月02日 15:39    来源:新闻记者杂志   作者:李良荣   

  一、多平台协同影响格局形成,结构性特征初显

  1.微博重新崛起,重回舆论高地

  2016年,微信舆情下沉,微博重新崛起。这主要表现在,在本年度,包括和颐酒店事件、王宝强离婚事件等众多掀起巨大影响力的舆论事件都酝酿和发端自微博。微博逐渐表现出大众媒介的特性,而其作为舆论场地的功能在弱化。舆情事件在微博上发端后,逐步分散,转向微信、贴吧、头条号等各网络平台,在各大平台上展开激战。

  2.从过去“一家”独大到“三网”并重

  过去,中国的网络舆论经历了以论坛、贴吧为主导的“社区时代”,以博客为主导的“书房时代”,以微博为主导的“广场时代”和以微信朋友圈为主导的“客厅时代”,在一个时期,往往是一家独大。2016年,各大网络舆论平台都出现爆发,其中,微博重回高地、微信爆发和动员能力空前提升,“知乎”“果壳”等网络社群和知识问答社区平台崛起,形成“三网”并重的多平台协同影响网络舆论走势的新格局。

  3.中产阶级取代“三低人群”成为主力军

  长期以来,互联网上充斥着“低年龄、低收入、低教育水平”的“三低人群”,中产阶级作为网络上沉默的少数存在。如今,中产阶级走上网络舆论前台,网民的基本诉求发生重大转变,特别表现在2016年以“雷洋事件”为典型案例的一系列以“安全”为关键词的舆情热点事件中。中产阶级对自己的未来,对中国社会的未来表示强烈关注。他们担心社会保障机制,教育、住房、疾病等问题能够轻易改变他们现有经济地位,一夜之间从中产阶层沦落为贫穷阶层。中产阶级的安全感直接影响公众对国家未来和国家前途的判断。

  4.大V、中V转身自媒体,自媒体转型商业化,资本与公知合流,商业与资本逻辑加速影响中国网络舆论场

  一方面,曾经的大V,或失声,或转场(微信等),或转型(变营销号),网络大V“群雄割据”状况不复存在,意见领袖从高度“政治化”转向高度“商业化”,在细分市场里精耕细作,针对体制的批判情绪降温,冲击减缓;另一方面,资本力量与网络公知、舆论平台乃至境外势力合流炒作的趋势露头,资本对网络舆论的操控能力空前强化。商业化团队以“一己之力”调用几乎所有网络媒体、平台和大V等资源,人为操纵舆情,把控互联网传播权,其议题设置能力,远远超过一般省市级媒体的舆论掌控能力。资本成为掌握舆论场核心资源的真正操盘者。民间舆论场资本的组合形式,及其和政府的合作态度,将成为中国网络舆论场未来能否健康发展的重要变量。

  5.90后、00后的网络力量开始显现和爆发

  2016年上半年,“帝吧出征事件”被贴上了“小粉红”“极端民族主义”等标签,但事实上,事件本身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而是在一个带有网络娱乐化色彩的背景下,青年群体对民族文化和国家认同朴素情感的流露。当代青年在诸多社会议题、舆情事件上表达出复杂甚至相互矛盾的态度,很难归属于“某翼”或某种意识形态。这种复杂性主要是中国社会的流动性和快速变化的阶层结构所决定的。但这两年,一些青年亚文化议题激起青年观念阵营的厮杀,比如“猫狗党”和反对者、“烧死异性恋”运动等。在部分领域,青年群体中也产生着撕裂性的极端观点,如极端民族主义、极端地方主义,极易点燃,也屡屡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但总的来说,目前的青年思潮,因其自发产生,仍然处于混沌状态。也正因为其朴素、未成型,青年群体成为诸多意识形态派别的争夺对象。“帝吧出征”过程中,台湾媒体、舆论对“小粉红”进行“反争战”,亦“俘虏”了大量人心。这些复杂的情况意味着,90后、00后作为互联网上数量最多也是最中坚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和影响力已经开始显现。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