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2016年中国移动舆论场研究报告

2017年07月17日 14:26    来源:微信公众号人民网舆情监测中心   作者:单学刚 朱燕 卢永春   

  2016年,随着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移动直播等的快速发展,移动互联网在很多突发事件和公众议题的舆论生成演化中的作用日益凸显,移动舆论场加速成长,仍然是舆论发展的最重要平台。2016年,中国的移动舆论场载体趋于多元,热点转换频繁,总体呈现出以下特征:1.微信趋向平台化发展,易形成舆论潜流;2.微博探索多元化布局,舆情发酵能力重现;3.移动客户端影响信息获取和传播格局;4.移动直播普及,技术变革对移动舆情影响显现;5.知识型社群进入舆论议题设置行列。另外,移动舆论场还出现年轻网民进入舆论主场、网民分层,热点转移,中产阶层发声日趋活跃、依法治国推动全民法治意识增强,政法领域关切上升等现象。依法管网治网、网上群众路线、政务舆情回应、正能量传播等成为年度移动舆论场管理的热词。

  舆情传播特点与议程设置变迁

  (一)移动舆论场的舆情传播特征

  1. 跨媒介融合传播与溢出效应

  目前,多数热点事件的舆论生成,已不再是单一的中心发散式传播或一般性的串联型传播,而是新媒体与传统媒体、新媒体与新媒体之间的交融互动,它以最快速度实现最大范围扩散,迅速酿成公共事件。移动端舆情传播呈现出媒介交叉传播与整合互动的特点。微博充当了信息的二传手与舆论公共空间,微信“朋友圈”与微信群扮演了观点博弈与情绪趋同整合的角色,传统媒体则发挥深度调查的优势,推动事件走向纵深。

  同时,移动新媒体在热点舆情中的外部性问题日益凸显,集中体现在虚假新闻数量居高不下。此外,移动新媒体经常衍生出歪曲原意的二次传播,特别是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式的标签化传播,隐蔽性、误导性很强。

  2.移动舆情的群体标签化传播

  在热点事件中,事件主角易被“标签化”,且常被扩大为某一特定群体。在移动舆论场,通过“贴标签”表达对社会事件及人物的认知和态度,已成为普遍的传播方式。由于网民对标签群体往往具有刻板成见,标签传播常常引发对这些群体的污名和争议。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2016年首发于移动新媒体的热点事件所涉及的职业群体中,官员、教师、警察、医生、学生等成为2016年移动舆论场中的高频词。

  3.显性传播与隐匿圈层传播

  微信舆论场生态复杂,显性舆论与隐性舆论并存。目前,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可以通过微信搜索进行查看;对文章的评论经审核后可见;公众号文章的转发、点赞可以被外界监测,公众号属于显性舆论。“朋友圈”发布的内容仅特定群体可见,是“有限表达场域”,一定程度上属于隐性舆论。

  另外,微信群更容易集纳弱关系群体,存在大量非好友,异质性更强,且容易被监看,可视为显隐参半的场域。微信舆论的复杂特征,为移动舆论场整体的舆情研判与把握增加了挑战。

  (二)移动舆论场议程设置的嬗变

  1.移动网民的自组织演化模式——以“帝吧出征脸书”为例

  新媒体时代的网络动员具有两方面特征:一是信息传播速度更快、社会参与度更广;二是在动员的机制上,很多活动不再依靠权威的官方组织,而是由职缘、趣缘、地缘等临时或志愿团体开展,虚拟的网络组织和活跃网民获取了更多的动员机会与社会资本。如2016年“帝吧出征脸书”,出征前,帝吧网民进行了周密的部署,组织起多个职能性的社交网络群组,各平台集聚的参与者被划分到不同的群组中,分别负责宣传召集、信息收集、表情包制作、资料翻译、监督与引导等工作,分工细致。不同于传统的网络动员,“帝吧出征”没有等级分明的实体组织,带有强烈的自发色彩。

  通过新媒体进行的社会动员增加了社会管理的难度,同时,部分网民逃脱法律和道德约束,进行负面的社会动员,误导民众,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