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看香港警察怎样做公关

2017年05月22日 17:15    来源:警民咖啡馆   作者:沈策   

  现代社会是一个大众传媒高度普及和广泛参与的媒介化社会,公众需要依靠大众媒介来获取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外部信息,那么政府部门面对公共事件,要如何才能积极、有效地发布信息并与民众沟通呢?让我们看看香港警察是怎么做的。

  在香港影视作品中,警察是最常出现的主角之一。除了《警察故事》、《英雄本色》、《无间道》这些经典影片,小编至今还保存着《陀枪师姐》、《扫黄先锋》、《官人我(划掉)……》等好多警察题材的港剧。

  警匪片为大陆观众塑造出正义勇敢的香港警察形象,也留下许多脸谱化的台词,例如“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以及“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而在现实生活中,香港警察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也十分阳光。在2012年香港大学进行的民意调查中,市民对香港警队的满意度达到81%,且常年能达到70%以上。

  一方面以卓越表现获得市民的肯定和信心,另外,香港警察历来重视自身形象和公共关系的维护,在与市民的交流和媒体的沟通方面,也展现出了其高水平的业务能力。

  一、香港警察的革新

  早年警员的制服为深绿色,互相通讯靠银笛,因此留下了这样的顺口溜:

  ABCD,大头绿衣。捉唔到贼,吹BB(别想多了,BB代表银笛)。

  二战结束后,英国重新开始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警察队伍得到扩充。这时依然谈不到什么“警民一家亲”,因为当时香港的治安问题十分严重,曾发生数起冲突事件,如1956年的“双十暴动”、1967年的“六七暴动”等,均造成了双方死伤。1967年的左派暴动事件中,警察和市民共51人丧生。

  同时,严重的贪污让香港警察声名狼藉。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香港警队从黄赌毒中获得的赃款高达10亿港币,超过90%的人员涉嫌贪污罪行。1973年,九龙总警司葛柏涉嫌贪污430万港元,并在被调查期间轻易逃回英国,引发市民发动声势浩大的游行。为平息民愤,港督麦理浩成立了一个“与任何政府部门,包括警务处都没有关系而完全独立的组织”——廉政公署。

  对腐败的严厉打击令香港警察建立了威信。所以,要树立良好的公共形象,自身干净是第一位的。

  而为了进一步拉近警民关系,“港英政府”成立了专门处理警队与市民、社会团体和媒体关系的机构——公共关系科。

  二、公共关系科,都是专业的媒体人才

  许多警察题材的电影,都会在片尾出现“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的字样,甚至一些警察是大反派的影片,如《金钱帝国》、《雷洛传》,也能得到警方的协助和支持。

  反正大家也不会把《无间道》当真。

  公共关系科设在总部行政处的支援部,目前有员工70余人,下设两个部门:新闻及宣传科和社团关系科。前者专门负责处理警方与媒体的沟通,任务包括:向媒体提供信息、监察分析媒介报道、出版警队报刊和出版物、处理媒体及市民的询问、召开新闻发布会及安排记者采访、在事发现场安排媒体采访等等。

   从1973年开始,公关科就与电视台联合制作《警讯》节目,增进市民对警察、法律和安全知识的了解。警队还会编印《少年警讯》月刊、推行“青少年奖励计划”及接听青少年警讯热线等,为预防青少年犯罪打下基石。

  在公共关系科,最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与媒体打交道,所以工作人员或是有丰富的媒体经验,或者专门学习新闻专业。新闻室24小时有人值班,负责向媒体提供突发事件信息,并回答媒体咨询。当有重大事件发生时,新闻科要有人到现场协助记者采访,在不妨碍警方工作的前提下,帮记者即时拍到角度最好的照片。有大新闻发布时,这些行家就以邮件等方式,把材料第一时间送到记者手上。

  该部门还负责教导警察如何跟新闻界建立合作关系,平均一个月两次对各区警察主讲公共关系课程,例如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注意事项:必须说实话,但不必把所有实话都说出来;不给独家新闻,公平对待,不介入新闻界的竞赛等。

  收集民意、分析舆情是新闻课的另一项工作。每天早上八点起,三名员工要看完当天二十多份报纸,截取任何和警方有关的报道并摘译成英文,中午十二点准时送给高级警官和报道中提及的相关人员和单位。

  这些专业的公关工作,大部分都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公共关系总参事凌基理(Andrew Rennie)。这位公共关系专家曾在英国媒体界工作二十余年,上任时正值警民关系紧张的时期,建立良好的公众形象便是当时政府整顿警风的策略之一。

  三、写澄清函也要按照基本法

  虽然以高效和廉洁享誉世界,刁钻的香港媒体却很少对警察提出表扬,相反以狗仔队的劲头紧盯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瑕疵,然后大幅报道、博取眼球。

  所以公共关系科还要在涉及警方的报道中,找到不准确、失实乃至编造的内容,与媒体交涉,主动发出澄清函。这些澄清函还在香港警务处的官网予以公开。

  比如2013年10月,《苹果日报》,以《警察打老婆,同胞疑徇私》为题,称交通警察阿荣多次威胁妻子刘女士离婚,并付诸暴力,用热奶茶泼她的胸口和背脊,再用冰水浇头部。而刘女士报警后,到场警员没有将事件作为家庭暴力案处理。

  对“警察打老婆”、“被同行庇护”这种爆炸性新闻,公共关系科当日就给报社发澄清函,指出警察到达现场后,先送刘女士送到医院,后将曾姓男子以涉嫌袭击拘捕。因为有足够证据,警方便采取了拘捕行动,无需向双方签发《家庭暴力事件通知书》,做法符合既定程序。

  这些说辞淡化了当事人的警察身份,只聚焦于案件事实、细节与办案程序,且其中特别注重细节,一是指出用的是热水,而不是报道中说的热奶茶;二是指出丈夫姓曾,年龄四十,比报道中的“阿荣”显得更正规可信。

  这些澄清函一般都会写得非常清晰、专业,极少出现“执法记录设备”变成“手机”这样含混不清、前后变化的说辞。因为陈述清晰、细节充分,有判断力的市民更会相信警方的澄清函。

  四、保持相互尊重

  仔细研读香港警方的澄清函,可以见到其熟练运用的公关技巧。

  例如抬头,如果是中文媒体,都称呼对方“编辑先生”,如果是英文报刊,则称为“Dear Sir”,无论对方的报道多离谱,也不会说“个别居心叵测的媒体”。而对于专栏、评论的作者,澄清函则称呼其职称,或者称为“某某君”。

  在澄清事实的同时,警方也会提出自己的诉求。如果报道只是不准确,最常用的是“敬希垂注,并予以澄清”;如果报道过于离谱,则用“本科强烈要求澄清”。使用大量敬辞,并在核心事实上细节充足,使澄清函的总体调调十分理性。

  当然,大多数媒体面对警方的澄清,一般都不予理睬,警方对不实报道也就止步于此。毕竟,追踪事实真相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很急促,谁都会犯错误。而只要说出事实,理性的公众的自然会做出正确辨析。

  香港警察历来重视警民关系,并十分尊重媒体,将警媒关系作为警民关系的特殊关系之一,在《警察通例》和《程序手册》中都用细则规定了如何面对新闻媒体,例如事发现场的警务人员应尊重及礼待媒体、应特别让传媒记者站在有利位置等等。当然,也严格规定了警务人员只允许回答自己职权范围内的问题。

  话说回来,公关也只是塑造形象的手段之一,最重要的还是警队本身高效、廉洁和守法。倘若一些事件实在恶劣,再好的公关也救不了你。而香港警察的正面形象不是单靠电影拍出来的:警队有将近4万在编人员,警民比例居世界前列;高科技的设备配置可秒杀许多警队;整体破案率接近50%,严重刑事案的破案率高达90%以上,远超许多发达国家。目前,国内各地警方建开微博、做卡通形象、开放日等等做法,无不是从香港警察那里学来的。

  

责任编辑:朱宏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