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政务微博怎样才能说好话、办好事

2017年03月29日 15:11    来源:人民网   作者:陈晓冉   

  政府信息公开、政务舆情回应都离不开信息发布平台的良好建设与运营。近两年,各地政务部门信息发布工作从“线下”走到了“网上”,纷纷开通官方微博。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研究显示,2016年,在政府响应的600多起政务舆情事件中,借助政务新媒体作为信息发布渠道的约占41%。

  2016年8月,国办下发《关于在政务公开工作中进一步做好政务舆情回应的通知》,文件要求,各级政府及其部门要高度重视政务舆情回应工作,切实增强舆情意识,建立健全政务舆情的监测、研判、回应机制,落实回应责任。移动互联网时代,用好政务新媒体,尤其是用好具有舆论广场秩序引导功能的政务微博,对于舆论工作至关重要。截至2016年年底,已开通政务微博16.4522万个,规模继续扩大的同时,政务微博参与社会治理的能力也不断提升。然而,在政务微博的具体运营中,也存在政务微博个人化、情绪化、官僚化甚至荒废化的问题,需要及时作出改进。

  当前政务微博存在的几点问题

  第一,政务微博运营个人化,职业素养不高,导致失当。

  2016年12月,多家地方发布官微使用了“九江一男子控诉老婆一年花近2000元购物!太败家,受不了!”这一信息,并添加“气炸了”“真的好气哦”调侃“女性购物”,搅动舆论情绪,实则相关信息是网上流传的旧有段子。2016年王宝强离婚事件中,某县法院在官方微博评论称,“一纸声明,高下立判,王宝强就这样赶绝孩子他妈妈!”此微博引发网民热议,随后删除文章,该法院官微发文致歉。2015年,陕西省宝鸡市凤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因“大操大办儿子婚礼”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当地外宣办官微评论称,“在小编眼里,他是一个正直、朴实、实干的人。”

  将个人兴趣、价值判断代入政务微博,任性发言,不计后果,暴露出一些机关工作人员新媒体素养严重缺失的问题,也说明部分政务微博运营存在长期个人打理、职责不清等问题。

  政务官微是由机关工作人员运营,但是并不意味着政务官微可以个人化。运营者无论是个人还是团队,都必须考虑到平台发布的公共属性。克服个人倾向,控制个人情绪,是政务微博工作人员履职的前提。

  第二,政务微博发声情绪化,沟通意识不够,激化官民矛盾。

  2017年2月25日,国家旅游局宣布对云南丽江古城景区等3家5A级旅游景区作出严重警告处理决定。当地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在与网民互动中称,“你最好永远别来!有你不多无你不少!”2016年4月15日,某消防官方微博一连更新5条微博,极为严厉地批评一个火灾视频拍摄者,称拍摄者“冷血至极”“除了袖手旁观,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必要时请伸出援手”。然而发布前并没有调查拍摄者是否已经报警,也忽视了拍摄者面对5楼起火个人缺乏救援能力的现实。

  此类带有明显情绪化的发声回应,不仅成为网民不满的衍生舆情,同时不利于事件解决及官方形象的维护。政务微博不能将理性认知责任推给受众,在信息发布的过程中,本身就存在“传播即责任”的实际要求。一边是“加V”认证的部门机关、单位组织,一边却夹杂工作情绪,表达个人观点。公众会将“淘气小编”的发声等同于官方的意见。

  第三,政务微博发声官僚化,服务意识不强,引发群众不满。

  2017年1月,某交通服务类官网对于“武汉通卡如何保管”,回复为“你爱咋保管咋保管,关我毛事”。对网民询问“为什么网上余额有时与实际余额不符”,回答是“因为你自己太穷系统嫌弃你”。2016年6月,某县计生局官微原本发出政务活动信息,但是与网民跟帖互动中双方言辞犀利,各不相让,引发网上“掐架”。2015年,哈尔滨“1·2”重大火灾事故中,当地官方微博发布585字长通告,表述领导重视占去一半内容。更早的2012年,某州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本公主正要起驾回宫,突然来了几个乡下的农民。本公主哪有处理上访的经验啊,赶紧溜回办公室……”此类的回应引起网民不满。

  官僚化的发声回应损害了政府形象,让原有问题复杂化,使可以简单处置的社会治理矛盾更为突出。此类生硬甚至带有挑衅的语言,不符合法治政府的定位,降低了官方的公信力,疏远了与人民群众的距离。

  第四,政务微博建设荒废化,运营责任不清,危害政府形象。

  2017年1月,河南省某妇联官方微博对一桩发近一年的事件回应称“我们把这条消息反馈给残联”,并在2月3日回复“能尽快解决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如此“隔年回应”受到部分网民批评。2016年9月14日,四川省都汶高速严重堵车,有乘客检索都汶高速某交警官方微博意图获得相关信息,结果发现该微博最近的更新时间竟然是2011年12月15日。如此运营荒废、建而不用的情况时而见诸报端。

  此外,官方微博被“盗”是近年来常见多发的情况。2016年11月,四川各地雾霾天气高发,四川各级气象、环保部门纷纷发布消息,而有网民发现某环境保护局官方微博在分享养生、护肤内容,后官方称此官微“弃用被盗”,随后申请了新微博。2016年3月,某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被网民曝光发布“微商”信息,而官方调查后称账号“被盗”,然而微商信息已经发布长达一个月。2015年,有媒体发现某地方法院官方微博连续发广告长达一年。以上示例反映出政务微博建设运营责任不清,情况掌握不明的情况。

  在新媒体日渐发达的今天,少数政务微博止步于“开通”,停留在“随意”,就不能实现“政务舆情回应”的时代命题。在向服务型政府转变的进程中,需要官微及时了解民众意见和诉求,实现社会合作与媒体互动,发挥共治作用。对运营责任的疏忽随意,流失的是官方的公信力。

  政务微博改进建议

  针对以上问题,政务微博应根据各地现实情况,及时就运营中的问题进行总结和修正。

  首先,政务微博是团队运营而不是个人运营,团队的职业培训是基本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了解、掌握网络话语方式,清楚所在机构的官方微博运营状态。避免官话、套话、空话在政务微博沿用,不能将政务微博丢给运营团队后即不闻不问,在形式活泼、理性负责、内容充实之间,需要政务系统内部的总体协调。

  第二,政务微博内容发布需要有系统的专业支持。当前各级政府机构不少都开通了自己的政务微博。科技、安监、教育、计生、文化、体育等部门均有渠道,分系统官方微博要针对互动问题提供内容支持和服务。官微彼此脱节是造成公众互动失效、失语的主要原因。

  第三,政务微博需要有系统性的程序管理,常规发布有计划,应急发布有规矩,不能由着工作人员跟着感觉走。同时,也要避免政务微博过度媒体化的倾向,图解、秒拍、动画只是新的技术手段。政务微博首先应明确政务属性,回应公众疑虑,确保沟通有效,实现政策信息畅通是核心工作。

  第四,政务微博运营需要清晰的评估、监测与责任监督,是否应予开通、开通如何运营、运营如何评估需要进行事前确定。政务微博应以工作需要为目的,在开通、运营上不应承担行政摊派。而一旦开通,对于日常运营的监测,责任的监督就需要达到程序管理的要求。出问题总是发现“黑客”“临时工”“被盗”,这是运营责任不清的直接后果。官微代表了一方政府的网上形象,不用、滥用的情况不应出现。

  第五,扩展政务微博的服务属性功能。在微信、支付宝平台已经开通多种城市服务的情况下,政务微博的互动功能、咨询功能应进一步强化,在举报、回应、处置方面应着力部署“首问负责制”,确保群众诉求能够在系统内尽速明确到“有关部门”。

  政务微博是政府顺势而为、因势利导、推进工作的有效渠道,需要各级政务官微更为实际有效的作为。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