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完善媒体退出机制 壮大主流舆论阵地

2018年01月30日 14:01    来源:新闻战线杂志   作者:田宏明   

  摘要:退出管理在媒体全过程管理中不可或缺,加强舆论阵地管理必须充分重视这一环节。出台媒体退出管理的专门规章,建立合理、有序、必要的退出补偿与善后制度,是构建健康、有序现代传播体系和壮大主流舆论阵地的必然要求。

  关键词:媒体管理 退出机制 主流舆论 优胜劣汰

  近几年来,传媒业界有一种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哪里有媒体退出都会掀起不小的波澜,如东方早报、京华时报宣布停刊等。“狼来了”“报业要亡了”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媒体人特别是传统媒体人被悲观、恐慌的情绪笼罩着。之所以如此,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全面、正确认识媒体退出这一媒体现象。

  十九大报告明确强调要“加强阵地建设和管理”,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进一步巩固和壮大主流舆论阵地,构建健康、有序的媒体传播格局。在此背景下,媒体退出、怎么退出、退出了如何善后等问题是绕不开、避不了的。所以,应辩证看待媒体退出的影响与意义,进一步完善我国媒体退出机制。

  媒体退出是指媒体机构停止运行或媒体原有形态终结等与媒体创办、生存、发展相对、相反的一种媒体现象,如报纸停办停刊、电台电视台关门、网站倒闭等。理论上,媒体有创办就必有退出。人类传播史就是在媒体创办与退出、生与死的交替中不断演进和发展的。因此,媒体退出和媒体的“生”是同等程度的概念。

  就个体而言,媒体退出对媒体自身的影响似乎主要是消极、负面的,比如会导致员工失业、平台丢失、事业中断等一系列问题。就媒体宏观的业态、大的场域而言,媒体退出当然也有负面影响,它会对同类媒体及其从业者带来心理冲击,致使一定程度的悲观情绪蔓延。但总体上,从媒体生态改善和媒体融合发展的角度看,媒体退出的意义则主要是积极、正向的。

  退出是媒体生态的自我调节与优化

  第一,媒体竞争,优胜劣汰。羸弱媒体关停出局使得整个媒体阵营身强体壮,传媒业整体实力提升。媒体圈如同大千世界,形形色色,良莠不齐,其中不讲伦理违背公德、违法胡来的不良媒体无疑是毒瘤。这样的“恶”媒多了,媒体生态就成为了病态。关停“恶”媒是摘瘤,是媒体生态的净化,有利于整个媒体圈肌体健康。

  第二,同质化媒体过多,本质上是媒体供给侧结构畸形。这种畸形结构会导致媒体间的恶性竞争,使得媒体生态无序混乱。在恶性竞争中,媒体很容易“剑走偏锋”,出招狠毒,如新闻寻租、敲竹杠等,以致沦为“恶”媒。不良媒体往往非其所愿,乃畸形结构使然。部分同质化媒体退出“消肿”,实质是实现媒体供给侧结构良序均衡。

  第三,形态落后的媒体“剪枝”保证媒体生态始终正向演替。按生态学的原理,在媒体生态动态发展过程中,不同媒体群落角逐、融合乃至某个群落被取代,直至达到新的稳定阶段,是媒体“生态演替”(Ecological Succession)。媒体生态演替存在两种可能性:更加有序化或更加无序化。前者是有利于媒体及其环境因子的正向运动;后者是指由于生态间的输入、输出而减少系统结构有序性,导致媒体生态病态化。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融合有些像企业重组,总存在谁重组谁、谁被谁重组的问题。传播革命背景下的媒体融合大方向只能是新兴媒体融合传统媒体,而不是相反。在传播革命带来的传统媒体“寒冬”里,传统媒体关停相对集中、频繁,一定意义上是弱化甚至淘汰相对落后的媒体产能,保证媒体生态间的输入、输出始终满足正向演替的要求。如通常意义上的“小报小刊”的退出,间接壮大了主流舆论阵地。这和直接扶持主流媒体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

  退出是媒体融合的一种实现方式

  媒体融合的最终形态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也就是双方优势互补、一体发展。以笔者之见,在某种意义上媒体退出本身也是媒体融合的一种路径和实现方式。

  很多人会问,媒体都退出了,都不在了,还怎么融合呢?不能这样机械性地理解。就媒体个体而言,纸质形态不在了,但支撑报纸运行的内在要素并未随之而亡,其经济基础、人才及新闻生产能力、采访权、受众群体及其它社会资源、信誉声誉等依托新的载体延续和发展着。澎湃新闻和东方早报之间不只是简单的取代和被取代关系,而是有着传统纸媒和移动新媒体的相互渗透与融合。在澎湃身上,一定程度实现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优势互补,一体发展。从这个角度,东方早报变身为澎湃新闻,正是媒体融合的一种路径。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