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矿难舆情,哪些问题最容易成“箭垛”?

2018年01月30日 09:03    来源:微信公号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作者:向原   

  某地发生矿难,伤亡较大,引爆舆论场。处置不当,将成为舆论“箭垛”。这个“箭垛”在网络上是“大反派”,人人得而诛之,百口不能辩。矿难发生后,究竟哪种言行,最容易成为网民“最恨”,成为“箭垛”?笔者认为有七种。

  箭垛07

  新闻烂尾

  处理矿难事件时“表态多,后续跟进少;道歉多,问责整改少;调查多,真相公布少”——号称“严肃查处”,调查结果却迟迟未见公布。

  有人一直担心,灾难发生,救灾是第一位的,要让有关部门专心救灾,启动调查是增添“杂音”。另外,调查难度相对较大,需要的时间也长,并不能都称为悬而不决。而公众的心理是,最想知道真相、谁对事件负责、如何改进工作。如果沉默周期过长,舆论会追问。

  舆情应对就是做人心工作。从长远来看,所有的舆情应对,最终的诉求就是熨帖民心,赢取民心所向。“热回应冷调查”是将精力放在了如何公关,尽快让舆论事件过去。如果以此来掩盖真相,摆平舆论,甚至作为回避责任和解决问题的“偏方”,媒体或网民会隔三差五“放箭来”。

  箭垛06

  缺少人情味

  舆论场中,矿工及其家属与矿主及政府的关系就是鸡蛋和高大坚硬的墙壁的关系,灾难发生时,前者更容易获得同情。有些参与救援者漠视群众疾苦,拿矿难不当回事,成为“雷人雷语”新闻的制造者,对政府形象造成了损伤。

  2014年夏天,安徽淮南市东方煤矿发生一起井下爆炸事故,27人被困井下。次日上午,该市基层一位联防队员在矿难现场用其个人陌陌账号吐槽“所长真会安排,叫我们来谢家集区救援,就是一个矿呦,又没死多少人,把我们搞来干什么?”还配有4张个人自拍照和工作照。照片显示,此人头戴警帽,身着警服。随后被网民截图并大量评论、转发。事后此人被解聘,并被责成公开道歉。

  更早时候,乌鲁木齐米东区三源煤矿发生事故,共有6人遇难,事故后这个区召开了会议,有关领导相继带头作了检讨。就在这时,会场中的某些领导干部,竟然有的打瞌睡,有的玩手机、剪指甲。“对生命缺乏最起码的敬畏”“矿难震不醒打瞌睡的领导”,不少媒体提出批评。

  舆论引导时,时刻不忘人文关怀,将心比心以情动人,是拉近与受害者家属和公众距离的最有效方法。媒体万不可急功近利,触碰灾民的“伤疤”。2015年深圳滑坡事件中,不少到场采访的记者感慨,从业这么久,第一次听到宣传部门领导一直在提醒媒体不要煽情、不要拔高,要温情、要平和、要就事说事、要体现人文关怀、要多为失联人员家属想想,真是一大进步。

  箭垛05

  “丧事变喜事”

  矿难发生后,常有将问题淡化并编织到正面叙事中的现象。事件一旦曝光,官员首先想到的是加大宣传,抑制舆情,突出工作成绩,冲抵负面效应,这种“丧事变喜事”的公关方式令人生忧,甚至适得其反。

  官员回避敏感问题而大谈“功绩”,无非是怕揭伤疤,怕被追究责任。早前,黑龙江鹤岗新兴煤矿瓦斯爆炸死亡108人,企业宣传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劝告记者:“这里我们应当看到一个主流的东西,528人有420人是成功地走出了井下……这应该是主流。”

  在外界看来,这是在黑暗里寻找光明,意图以一俊遮百丑。灾害事故的舆论引导中,存在“说好话比坏话重要”的误区,不厌其烦地介绍整治成绩,谈到反思与教训则避重就轻,责任悬空。公众怎会不产生逆反情绪,怎会不骂政府逃避责任呢?

  2015年,山东平邑一处石膏矿发生坍塌事故。4名矿工被困36天后获救,13人失联。随后多家媒体称,为记载4名矿工获救的奇迹,山东邮政推出一款名为“矿山救援平邑奇迹”的纪念邮戳。不少网民称:“事故救援技术上的成功只适合业内交流,对外大张旗鼓地宣传,有盖过事故本身的味道。”更有不少人提醒:这样做考虑过那13个失联矿工及家属的感受吗?

  可喜的是,现在不少部门引导媒体报道矿难时,对一些不合时宜,特别是与悲伤气氛不协调、容易引发炒作质疑的正面题材不作报道。比如救援队员火线入党、领导驻扎一线指挥等。而对一些批评、追责、反思的帖文,也容许其存在,维护了网民意见表达和情绪宣泄的权利。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