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魏永征:舆论监督和舆论引导是一致的

2017年11月21日 16:02    来源:杂志《新闻记者》   作者:魏永征   

  2017年的传媒法治事件中,山东冠县青年于欢故意伤害罪案应该列入首选。"这不仅因为新闻媒介最初以“刺死辱母者”这样一些将法律与伦理冲突予以尖锐突出的标题向群众披露案情,批评一审判决既不合理也不合法,引发强烈舆情,以至“举国哗然”,更重要的是司法当局在第一时间迅速反应,经过二审程序,依法将被告人从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改判防卫过当故意伤害,处有期徒刑5年,社会效应良好。用一句现在常说的话来说就是:人民群众在这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了公平和正义。这是一起对司法审判开展舆论监督的成功个案。《新闻记者》杂志特聘顾问、中国传媒大学传媒法研究中心顾问魏永征发表于本刊第11期的《群体智慧还是群体极化——于欢案中的舆论变化及引导》通过对该个案的分析,发现社交媒体已然成为舆论监督的主战场,并认为舆论监督和舆论引导是一致的,最后还就互联网群体互动效果究竟是群体极化还是群体智慧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今天我们节录了其中部分精彩内容与大家分享。

  舆论是公众意见的自然形态,公认带有较强的自发性、盲目性,势必同时含有理智和非理智的成分,即使精英阶层和专业媒体的有些意见,也不能免俗。从首义之作《刺死辱母者》,到网站转载时使用的“吸睛”标题,其中瑕疵显然可见。这促成了舆论的极化。据《凤凰号大数据》3月28日发布的统计,“舆论一边倒呈负面,谴责之声占比79.7%,中性信息占比20.3%”。许多言论超越了于欢无罪还是有罪、罪轻还是罪重的讨论,从为于欢鸣冤叫屈,进而指责法院判决不公,呼吁追究警方失职渎职,质疑“法制腐败”“独裁暴政”,声称“法律不顾人心,人心何必守法”,一句典型话语是有人引用据说是俄罗斯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名言:“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一时大量转发,但不久即有人查对马氏诗作后指出并无此话。

  但是数日之间舆论快速移位。据《网易新闻》观察,在3月26日前,唱衰司法公平,对办案法官和民警进行情绪化指责的,如“警察”“死”“噩梦”“凌辱”“不作为”等高频词大量出现,27日之后即不再增长。而从法理角度分析,认为法院判决罪名正确,但应认定为防卫过当,对于欢减轻处罚等观点,在27日之后增长快速,相应的高频词为“防卫过当”“正当防卫”“正义”“法律”等。至5月27日山东高院二审庭审时,据《新浪微舆情》大数据平台抽样调查,43.8%认为于欢行为有正当防卫性质,希望轻判,22.3%表示相信公平正义,16.1%期待二审有公平正义的结果,只有1.8%不相信二审结果会公平。表明舆论恢复到理性状态。

  今日头条媒体实验室3.15-4.10于欢一词的热度指数

  在这样的舆情背景下,二审宣判基本得到公众认同。检索《今日头条》媒体实验室从庭审到宣判期间对“于欢”一词的“评论分析”可见,列入点赞前列的50条评论,其中35条是点评二审判决和山东高院负责人在宣判后答记者问的,对判决表示肯定和理解的27条,坚持于欢无罪或对他表示同情的3条,谴责黑社会的1条。

  于欢案件舆论发展呈现的走向,有这样几点可以注意:

  1、司法机关及时应对

  《法制日报》微信公众号在3月26日凌晨披露于欢案一审判决书影印件对于影响舆论具有重要作用。最高人民法院早在2010年就下达在互联网上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2013年进而严格规定裁判文书上网期限为7日。不管《法制日报》公号公布的判决书是不是原审法院直接提供,但从性质上看应该视为司法机关行为。这份判决书进入社交媒体圈就被广泛传阅和引用,当然有经验的网友也会自行搜取。虽然此判由于原审附带民诉,原告人和被告人都依法上诉而并未生效,但毕竟是一份合法的法律文书,而且在当时是唯一的。人们可以质疑判决的论证理由,但只要其依据的事实如果没有可靠证据加以否定还是具有相当的确信性而可以成为舆论讨论的依据。

  同一天,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接连发布官方微博应对汹涌而起的舆论。其特点:

  一是及时。第一时间,与当时正在上升的舆论同步。

  二是依法。最高检作为地方各级检察院的领导机关,宣布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省检汇报,对案件事实、证据作全面审查。山东省检作为案件的公诉方,宣布抽调精干力量全面审查案件,在二审中依法履行职责;作为省内法律监督机关,宣布成立调查组对舆论反映的民警失职渎职行为依法进行调查处理。省公安厅则宣布派出工作组对民警办案情况进行核查。第一家回应舆论的山东高院,则是宣布已于3月24日受理于欢案附带民诉原告人和被告人上诉,依法组成合议庭,正在全面审查案卷,将于近期通知代理律师阅卷。翌日高院官微又宣布已通知相关律师前来阅卷。二审法院受理上诉是法律程序所规定,无须专门宣布,但是山东高院面对汹涌舆论的及时表态却有其特殊的稳定作用。

  三是适应舆论平台转移到社交媒体的特点。各家都运用自己的社交媒体直接发声,而后被各家媒体转载和网友大量转发,当天各家官微转发、点赞都达数万甚至数十万,其传播速度和广度显然大大超过传统的新闻报道。当天傍晚《人民日报》公号、《澎湃新闻》公号等各家综合上述官微发布的报道阅读量都达10万+。据人民网舆情监察室公布3月20日至26日全国政务(微博)指数排行榜周榜,@最高人民检察院、@山东高法和@济南公安在本周最后一天对山东“辱母案”及时回应,吸引了大量围观,跃升至第二、三和第四位。这三家微博和微信的传播力、服务力和互动力三项指标总分,分别达到91.11分、90.07分、88.38分。

  如本文前述,3月26日既是于欢案舆情的顶峰又是转折点。各部门“发声”及时缓和了激愤的舆情,网民感受到司法机关坚持依法办事的诚意,“应声”从对涉事机构愤怒指责逐渐转向案情本身的理性探讨,从而为二审营造了比较平静的舆论环境。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