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保姆纵火案过后:悲痛之余的沉思

2017年07月10日 10:42    来源:微信号人民网舆情监测中心   作者:徐一嘉   

  舆情回顾

  6月22日,据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官方微博,5时07分,杭州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报警,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起火。6时48分,现场火灾被扑灭。现场搜救出失火住宅中的4名伤员,经抢救无效死亡。浙江消防部门通过当地媒体称,起火点位于客厅,4位死者被发现的地方是距离客厅最远的小女孩房间,该房间并没有过火。随后,有网民质疑,为何救援需长达近两小时,小区消防应急措施是否到位。

  事发后,有小区住户表示曾在火灾疏散现场见到该户保姆,称其雇主家着火了,雇主朱小贞让她出来报警,自己则去救家里的3个孩子。随后,该保姆被警察带走。

  据了解,蓝色钱江小区位于钱塘江畔,是杭州市区的高档住宅小区。1802室面积360平方米,过火面积约50平方米,通过保姆专用电梯逃生的保姆莫某晶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日傍晚,杭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经公安机关调查,(蓝色钱江小区火灾)明确为一起放火案件。该户保姆莫某晶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经警方询问后得知,莫某晶曾偷窃雇主家中的名表等财物典当。据其旧友透露,其嗜赌成性,欠债累累。另有网民曝光,莫某晶深陷民间借贷纠纷。死者丈夫/父亲林生斌表示,莫某晶是通过上海一家中介公司找到的,工资为7500元一月,此前已经在林家工作近一年,相处状况良好。5月,莫某晶曾以买房子的名义向林家借款10万元。舆论对此表示唏嘘,纷纷感慨这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也有网民针对此事对雇主和保姆边界问题展开讨论。

  6月27日,有媒体向莫某晶老家广东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证实,莫某晶在当地身陷7起民间借贷执行案,申请执行标的总额60多万元。6月28日,杭州市公安局以犯罪嫌疑人莫某晶涉嫌放火罪、盗窃罪两项罪名向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7月1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莫某晶,以涉嫌放火罪、盗窃罪依法批准逮捕。

  此外,6月25日,林生斌曾质疑房屋存在质量问题,追问小区物业的救援措施是否到位。6月29日,蓝色钱江小区绿城物业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应,称视频中消火栓无法使用系业主未掌握使用方法,火灾后有保安员在发现漏检消火栓后,擅自涂改了消防器材检查记录,并称公司管理层将全面反思,自我整顿。

  截至发稿前,舆情仍在不断发酵,人民网、《新京报》、澎湃新闻、《钱江晚报》等媒体对此事进行跟踪和报道。

  网民观点摘编

  @范金穗儿:4条生命白白逝去,要依法严惩纵火者。

  @合欢梓楠:由此案看来,防范之心切不可少。雇佣关系,要有界限。

  @独钓寒江:家政公司的制度形同虚设,对于家政这种新的行业,也应聚焦在法律的阳光之下,惨案惋惜之余,留给我们更多的是思考……

  @吃肉不长胖:千万豪宅为什么浓烟四起的时候报警器没响?为什么消防栓没水?

  @静水渗流:贫富差距不是借口,人性教育不是理由,她因贪婪丧失的人性与职业无关,与穷富无关,与地域无关。

  媒体评论

  《北京青年报》:“桃姐式保姆”不会成普遍现实

  对于保姆行业,人们习惯将其称为现代服务业。既然冠上“现代”二字,就应该有现代化的组织方式和管理方式。可实际上,当前家政业,依然按照传统方式在野蛮生长。正规中介并不代表与保姆之间有正规关系。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家政业,不仅包括保姆应该拿到合适的工资,得到应有的社会尊重,而且应该成为“公司人”,受到法律法规的保护。换言之,他们固然是为雇主家庭服务,但对他们的管理与培训,主要由家政公司完成。而雇主支付薪水,也通过家政公司进行,其与保姆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工作关系,双方都有其独立性。当然,并不反对雇主与保姆之间有情感融入,但其他关系,必须建立在工作关系基础上。

  《新京报》:别因一纵火保姆就否定善良价值

  作为极端个案,纵火保姆并不能成为行业代表。渐渐地,群起而批之的,不只是案件中的保姆,而是已经蔓延到对保姆行业乃至对底层行为、人际关系的否定。就这样,人与人基本的善意,被打着心理分析或阶层分析旗号的似是而非的逻辑打败了。防人之心固然不可无,但也要防止变成心理健康的毒素。一旦防人之心过重,就会屏蔽了人的基本善良,否定了加诸的一切价值,在所有时间、所有空间,防范一定人、群体乃至所有人。最后结果可能是,猜忌成为常态,防备成为主流,社会变成了“阶层对阶层的互相鄙视”,乃至“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

  舆情观察

  杭州保姆纵火案发生后,很多人不解为何一位受到雇主家如此优厚待遇的高薪保姆,竟会对雇主家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在为遇难者哀悼、痛惜的同时,人们群起谴责涉案保姆。有人称这是现代版农夫与蛇,有人认为雇主缺乏边界意识,有人劝诫以后要远离“垃圾人”……一时间,低收入人群纷纷“躺枪”,穷人劣根性等言论充斥网络。

  可以理解,该案之所以引起人们热议,是因为它挑战了人们对人情世故的常识。但毫无疑问,这只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保姆制造的小概率事件。有心理学者认为,从莫某晶的一贯行为模式来看,撒谎、偷窃、纵火,很可能伴随着冲动控制障碍。有作家认为,其作案理由在正常人的思维逻辑中,压根就支撑不起作案的“必要性”。

  应该认识到,极端个案不具有典型性,善意也不应因为极端个案而变得吝啬。正如有网民评论,“一个小保姆的恶摧毁不了社会的善,如同一只小乌贼的墨染不了整片大海。”仅因为一起极端个案就给某个群体贴标签、设边界,对他人做有罪推论,这种“一刀切”未免“用力过度”、过于轻率。善意不该为极端反社会人格的行为埋单,所谓“善报”也不该成为任何目的的前提和条件。如果人们因为极端个案开始收起善意、相互猜忌、处处提防,把所有群体都列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的揣测,愈演愈烈之后只会让每个人都寸步难行。

  与其一味纠结边界意识,不如更理智地寻找问题的本源。“嗜赌”“债务缠身”“手脚不干净” ……这样的人是如何通过家政中介的审核,摇身一变当起了保姆的?有媒体报道,在发生纵火案前,户主并不知道保姆沉迷赌博、欠债累累等情况,而这正是由于家政中介缺乏严格的人员审核制度所造成的。有媒体调查发现,“保姆的门槛并不高。只要有身份证,能正常交流,会做基本家务。就连健康证都不是必需的。”保姆作为直接参与雇主家庭生活的一员,家政中介应当秉持对雇主负责任的态度对保姆的身份信息、身体状况、性格心理以及人品德行进行全面的审核,并向雇主公开。家政中介作为需求量越来越大的新型服务行业,需要提高服务人员的准入门槛,严格对服务人员的背景审查,同时建立家政行业从业者信用评价体系,把保姆行业规范化、职业化。

  此外,不少声音也表示,小区物业的救援不力也该为此次悲剧负责。绿城服务作为一家刚刚获评全国物业服务百强第二名的物业企业,火情发生后,楼道内警铃没响,消火栓无水、很多栓箱门用工具5分钟撬不开,物业人员延误最佳救援时机。死者家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曾试图要求安保人员破门,却收到“需要等上头批示”的回复。仅仅过火50平方米的火灾,为何花两个多小时才扑灭?而无论绿城物业的应急举措是否令人满意,悲剧都已经酿成,而该事件也反映出了相关法律法规的尴尬,虽然根据《消防法》等法律,物业有保障消防安全的法定义务,但事实上,许多物业对小区消防管理不善,也很少有物业为火灾担责。保姆纵火固然令人胆寒,但更让人心寒的是,当我们面对不设防的人性沦丧,却在本可以预防的方面不设防,致使无辜者丧命。因此,加强高层建筑防火规范和管理,提高防火等级,完善小区消防设备和防火应急能力,是物业管理者的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仇海琼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