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舆情(社会)表达的“戏谑化”研究

2017年06月06日 16:40    来源:舆情大数据实验室   作者:陈嘉莹   

  舆情(社会)表达的发展历程:

  第一阶段:愤怒式表达

  新媒体技术的赋权让网民欣喜若狂,开始了反管制、反权威、反主流的言论表达。

  网络暴民:非理性,群体无意识、谩骂、攻击等形式的表达。

  愤怒是最常见的网民情绪,“社会联系中表达的愤怒促进了有关新闻的传播,加速了公众意见和集体行为的形成” 。同时,网民数量大增,草根们对社会事件有强烈的参与欲望,但缺乏理性思考的一边倒言论现象突出,“网络暴民”等词汇开始出现。

  第二阶段:恶搞式表达

  2006年,网络发展如火如荼,由电影《无极》改编的视频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拉开了网民 “恶搞”的序幕, “草根”以前所未有的态势通过对话语的重新编排势如潮涌,以和精英们“对决”。

  第三阶段:“囧”化表达

  草根的姿态开始放低, “囧”成为描述时代现实状态(无助、沮丧、悲伤甚或崩溃)的关键词,网络语言囧化成为一种网络表达潮流。“囧”代表着网民对社会现实的一种无奈和沮丧。

  2009年以后,随着社会化媒体化的大行其道,网络表达更加多元化,网民逐渐成熟,囧化的趋势也悄然变化,社会阶层的板结化日趋严重,“拼爹”乃至“拼干爹”等现象在网络上层出不穷。

  第四阶段:“戏谑化”表达

  民众由对社会无奈转化为一种戏谑,这种“笑中带泪”的话语表达方式迅速成为整个草根社会话语表达的主导形式,大量“屌丝”自嘲类的充满戏谑意味的网络段子不断汇集,网民们通过戏谑化逗弄、模拟、交流等行为创造反讽、怪诞的角度和形式,对热点事件嬉笑怒骂,带有强烈的狂欢和批判精神。

  舆情(社会)表达的“戏谑化”时代背景

  1、社会化媒体语境(关系性)

  2、历经多时后的网民成熟(技术、思想、表达)

  3、社会阶层板结化的残酷现实

  例如关于雾霾的舆情戏谑表达:“厚德载雾,自强不吸,霾头苦干,再创灰黄”。

  戏谑化话语表达的深层次原因:

  从社会期待到社会无奈———受众心理的变化造成了网络舆论的戏谑化

  媒介即隐喻:媒介生态的演化推动了戏谑化浪潮

  网民去权威化、反世俗化的心理进一步助长网络表达戏谑化

  戏谑化的话语表达方式带来的媒介生态变革:

  1、主流媒体的公信力在戏谑化时代成为“易碎品”

  2、解构传统话语精英的权威性,改变了传统社会话语的权力格局

  3、戏谑化表达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虚假新闻泛滥

  4、戏谑化表达使得网民产生网络族群的归属感和集体安全感

  小结

  如何看待“戏谑化”的舆情表达:戏谑化成为一种显性的自下而上的社会话语表达方式。

  面对戏谑话语表达浪潮需要理性看待。

  第一,网络时代话语表达形态多元和出现乱象是自然现象,作为一种形式的戏谑化表达更是自媒体时代话语表达的固有属性,这种话语表达背后是情绪的宣泄和缓解,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社会安全阀”的作用。

  第二,看似喧嚣的网络表达乱象,这种 “无厘头”、去权威的表达方式却在一定程度上训练了民众的公民意识,增强了社会参与和互动,甚至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公民社会的来临。

  第三、戏谑化和网络暴民存在一定的差异,戏谑化不是无理的谩骂甚至是运用网络暴力,它通过话语表达方式吸聚了民意关注,其目的指向是建构而不是一味的解构甚至毁灭,但也应注意其有一定的负面效应,如过于戏谑容易带来价值观看似多元背后的虚无主义等。

  第四,戏谑化可以看做是一种后现代的话语表现,戏谑化和后现代一样,并不是一种病态化的话语表达,而是一种现实社会的话语 “投射”,它被视为对压力重重的现代社会的消极反抗。

  第五,从社会管理的角度来看,戏谑化其实是社会管理部门公信力下降的表现。

  “塔西陀陷阱”:当一个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责任编辑:张文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