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山东  >  德州经侦  >  微警务> 正文

揭秘反扒便衣民警:每人都有外号 时而文身时而染发

2014年12月12日 10:4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张在欢 张亿   


抓获扒手背后是反扒队员长时间的跟踪与蹲守。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为了能更像混混,他们不敢穿警服,跑去烫发染发画上文身,他们有时像环卫工,有时似古惑仔,时而又变成买菜的大叔……风里来雨里去,反扒易容术宛如一门手艺,在反扒队员中传承开来。12月9日,禅城公安《我是警察》系列微电影之《百变警官》举行首映式,近日,南都记者走进公安反扒队伍,看看“laughing哥”、“瓜鹏”们的反扒江湖。

  每个队员都有一个外号

  中午时分,禅城区反扒队队员们陆续回来了,他们回来的第一件事,往往是谈论今天的收获,大家会互相展示照片或是录像。“你看这个黄衣男,跟了半天,他就是没下手”,在谈到扒手时,队员们总是用各种各样外号替代:“老头”、“黑龙江”、“肥佬”、“矮仔”、“本科生”、“爆炸头”……“我们在抓到人前,几乎都对扒手的身份信息一无所知。为了避免混淆,我们给他们一一取上外号。”反扒专业队的队长梁sir说。

  反扒队员不仅给扒手取外号,给自己人也取外号。“Laughing”是招笑锋的外号,“瓜鹏”是(某某)鹏的外号。即使是队长梁sir也几乎没有队员称其为“梁队”,而是以外号替代,互喊外号成了紧张工作中轻松的小插曲。

  为避免被认出经常变换装扮

  乔装是“江湖”里永久不变的主题。扒手为了避免被人认出,经常变换装扮;而反扒队员为了长期跟踪需要,乔装也成了必修课。

  Laughing依旧记得2011年一次在佛山汽车站蹲守的经历。“我当时穿着紧身衣,戴着墨镜,叼着烟。”当看到蹲守对象在公交车站得手后,laughing快步抓住扒手的肩膀。岂知,扒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大哥,分你一半。”扒手竟以为这身装扮的laughing是黑社会大哥,让他哭笑不得。

  而在5年前,反扒队员与扒手刚交手时,是不用太刻意去装扮的,因为那时无论是扒手还是队员,双方都很难认出对方。“后来,扒手变得很谨慎了。一旦扒手察觉反扒民警可能存在,就会放弃扒窃。如果发现了我们,他们就会带我们‘游花园’(指四处游逛)。”瓜鹏告诉记者,由于反扒与其他犯罪行为不同,如果没有抓到现行,很难追究扒手责任。同时,扒手绝大部分是累犯,五年间有的扒手已经几次被逮,不少扒手都能认出反扒队员。

  近两年,反扒队员的乔装变得越来越彻底。“文身、留长发、烫发、染发,我都试过了”,langhing从警19年,是反扒队里的“百变达人”,最近他准备通过大幅度的减肥来达到变身的目的。

  “其实我不喜欢把样子搞到奇奇怪怪的”,laughing说,他有一个读中学的儿子,在私人生活中,奇奇怪怪的“行头”总让他面对儿子、朋友时觉得别扭。

  扒手有祖师 队员也有师傅

  “江湖”里,扒窃宛如一种手艺,师徒相承,在扒手圈内也往往是相识的熟人。队长梁sir对去年佛山美食节期间在东方广场抓获的一名60岁的扒手印象尤其深刻。“我们都叫他‘老头’,断断续续跟了他一年多。”梁sir说道,“老头”是怀集人,也是怀集籍扒手中的“祖师级”人物。从收集的信息显示,他至少教出了20名徒弟,而这20余名徒弟又各有教授。“老头”手法高明,且不轻易出手,警方要抓他现行的难度极大。直到去年佛山美食节反扒队员才成功把老头抓获。

  据了解,近5年来被抓的扒手8成是广西或怀集的。“这不是因为这些地方的人坏,而是因为师傅是这里人”,瓜鹏说道。在“江湖”中,扒窃的技巧总是有着封闭的传承,外人几乎没办法无师自通。

  反扒专业队内同样是有师承的。30多名专业队队员来到专业队后都得从零学起。“怎样在人群中看眼神分辨出扒手,怎样跟踪扒手,怎么抓捕,这些,都是一点点学来的。”laughing说,“瓜鹏就是我的师傅。”

  【反扒趋势】

  扒手越来越难抓

  女扒手更易得手

  自反扒专业队成立后,反扒“江湖”的缠斗就不曾停息,而江湖也在悄悄发生变化。“现在的扒手越来越难抓了。”这是反扒队员普遍的感慨。瓜鹏分析称,扒窃技术差的新手,绝大部分已经落网了;剩下的是技术高超,作风谨慎的高手。“要抓这些高手要耗费更多人力物力”,瓜鹏说道。此外,扒手行业也在悄悄变化。“四五年前,几乎没有职业女扒手,但现在开始出现了女扒手团伙”,瓜鹏担忧道。因市民往往对女性缺乏防备,女扒手更容易得手。

责任编辑:张芯蕊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