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营文化 > 正文

韩建文:我和我的兄弟老水

2016年03月24日 15:49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韩建文

  老水是湖北省阳新县公安局洋港派出所民警,大名叫陈绪川,老水是他的乳名。他是土生土长的洋港人,当了28年警察,在洋港镇,无论男女老少都直呼他老水。

  我和老水的相识缘于洋港镇。在这个大山深处的边远派出所,我们共同生活、战斗了近400天。 1999年初,我从富池派出所被派到洋港派出所工作。说实话,从经济条件和地理位置优越的富池镇调到山区,我有些不情愿。到了派出所,帮我拿行李的是一个中等个头、身材敦实的民警,后来知道他是洋港派出所的内勤民警陈绪川。 宿舍里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张条桌和一台老式彩电,格外干净整洁。炊事员老陈说,这都是老水亲自打扫和布置的。顿时,我感到一股温暖。

  我和老水的房间紧挨着,两个房间的阳台相通,因此,每天早晚洗漱,我们都能照面。我们年龄相仿,同年参警,都有当兵的经历,所以有许多共同语言。山区派出所的业余生活是枯燥的,我们就一起打乒乓球、下象棋、做盆景,一起聊工作、生活,一起讲笑话,也一起喝洋港的“老谷烧”。

  派出所辖区月山村与江西省瑞昌市肇陈镇相邻,两村对山界的划分一直存有争议,双方村民的耕牛跑到对方山头吃草吃庄稼而被扣押的事时有发生。这类矛盾闹了一年多也没处理好,双方扣押的耕牛有十几头。

  有一次接到群众报警,我和老水一起出警。记得当时是3月份,春寒料峭,月山村海拔千余米,气温很低。我和老水步行了几个小时才到月山村,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竟也觉得时间没那么难熬了。

  我们在山上整整住了3天,把双方村干部和村民召集在一起开会,老水凭借他人熟地熟的优势,硬是把这个扯皮多时的纠纷处理好了。在双方交换耕牛的仪式上,出现一个难忘的喜庆场景:对方还牛时,还附带了一头小牛犊。村民们说,这是扣押的母牛在扣押期间所生的,现一并交还。那天晚上,双方村民因事情处理圆满,把酒桌拼在一起,大家开怀畅饮。

  离开派出所的那天,我和战友们一一惜别。老水从食堂抱来一挂鞭炮,匆匆跑到门口燃放。这位大山养育的警察,用最古老而淳朴的礼仪为战友送别。鞭炮声中,我拉着他的手,眼泪流了下来。 最后一次和老水见面,是2012年春季。我到洋港派出所办事,回城路上经过老水家,他非拉我去家里吃饭,我们边吃边拉家常。这顿饭吃了很久,走的时候他还塞给我一包自家产的茶叶。

  我想,兄弟之情就是这样的,彼此间没有华丽辞藻,只有真心问候;不是长久的相识,而是交心的相知。

  得知老水去世的噩耗是在2013年11月23日上午。当天,他到辖区下畈村去调解一起纠纷,因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时年52岁。老水走了,丢下仍在上大学的儿子和在农村种田的妻子,还留下了未竟的事业。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 1012010006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11045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9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122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7]2988-354号
本网法律顾问:北京市凯亚律师事务所 董来超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0545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3731505
Copyright © CP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民公安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