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江苏  >  苏州市公安局  >  明星警员 > 正文

明星警员——闫伟

2016年11月03日 15:58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李路   

  【人物名片】闫伟,男,33岁,中共党员,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安检排爆大队民警。从警以来,闫伟先后参与处置各类涉爆现场20余次,执行各类大型活动的安检防爆任务200余次,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个人嘉奖6次,连续2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6年被评为“苏州市好青年”,前不久获得“江苏省好青年”提名奖。

  排爆手的“战场”没有惊心动魄的搏斗,安静得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这项工作不容有失,因为社会平安的“生命导线”拽在手中——

  第一个错误就是最后一个错误

  一根红线、一根蓝线,该剪哪一根?

  没有摇旗呐喊、没有提醒帮助,有的只是自己“无声世界”里的瞬间判断;时间似乎凝固了,安静得只听见的呼吸声和爆炸计时装置的“滴答”声。

  绕过缠绕在一起的引线,排爆手闫伟找到了“答案”,果断地剪断其中一根,“滴答”声戛然而止,危险排除。

  脱下35公斤重的排爆服,闫伟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即使是寒冬腊月,只要穿上排爆服一分钟,身上便会湿透,何况今天的温度高达36℃,地表温度超过50℃,而闫伟已在地上趴了半个小时。

  虽然只是一次常规训练,但闫伟的付出不亚于任何一次真实排爆,“每次行动都是一场生死赌局:赢了,可以平安回家,陪伴妻儿;输了……” 闫伟笑着说,“我不能输。”

  “就算是赌博,我也只能赢”

  用筷子夹绿豆、和炸弹成为“朋友”……训练场上,他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

  在很多影视作品里,在大多数人眼中,拆弹排爆就是“咔擦”一剪刀,生死由命——赌上50%的几率。

  “我的工作不是赌博,不是碰运气,排爆手的每一个决定都意味着责任和使命,稍有不慎就会付出血的代价。”闫伟说。

  闫伟介绍,身上那套35公斤重的排爆服,看似坚不可摧,但只经得起1米开外、1公斤TNT当量的杀伤力;为了精准操作,排爆手的双手必须裸露或者只带一副薄手套。

  从国内外一些失败的排爆任务来看,一旦遇到专业级爆炸装置爆炸,排爆服也只能保证排爆手“留有全尸”。

  “尽管我们的排爆专用X光机可以准确地看清爆炸物的内部构造、起爆装置、炸药成分,把排爆危险降到最低,但每一枚未爆弹药或者不明爆炸物的稳定性都无法预测;尤其一些遥控爆炸物,生死的确不是排爆手所能控制。” 闫伟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自从从事安检排爆工作,对这句话的感受更深了,如果训练时技能掌握不精,遇到实战付出的就是血的代价。”

  2008年,闫伟进入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安检排爆大队,成为一名排爆手,虽然之前的工作与排爆有关,但在成为专业“排爆手”之前,还必须经过各项严苛的训练。

  由于专业强,在巡特警支队,排爆手只有7名,为了“实战用我,用我必胜”,闫伟几乎放弃了所有休假时间,加班加点刻苦训练,钻研业务,每天第一个来到训练场,最后一个离开。

  在搜爆基本功的听力训练中,闫伟用探测器反复听各类金属的声音,刚开始训练时,一天至少听七八个小时,“那时就像着了魔,成天感觉耳朵边有声音”,就用这样的“笨办法”,他练就了一双“顺风耳”,可以直接通过声音的强弱长短区分一般金属物和爆炸物的区别。

  为了训练双手的稳定性,他在业余时间练习用筷子捡黄豆、捡绿豆……以及一切很小的物品,“我现在吃米饭都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按粒吃完了。” 闫伟笑着说。

  而为了“知此知彼”,排爆手必须熟练掌握各种爆炸物的属性,甚至要会自己制作。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刻苦训练后,不管是简易装置,还是定时炸弹、延时炸弹、遥控炸弹……每一种常见爆炸装置的内部结构,闫伟都已烂熟于心,无论是黑火药,还是TNT、硝胺炸药、黑索金……每一类爆炸物装药的“脾气”,他摸得清清楚楚。

  “我像交知心朋友一样去了解爆炸物,掌握它们的喜怒哀乐。” 闫伟说,“特警不怕牺牲,但不能无谓牺牲,一旦处理不好,就会给社会带来重大损失,因此,就算是赌博,那我也只能赢,绝不能输。”

  与死神较量的刀尖舞者

  “每一个警情必须当真 每一次出警必定全力以赴,因为排爆手的机会只有一次”

  提起印象最深的排爆经历,闫伟对发生在2014年元旦那起案件念念不忘。

  “那一次真是命悬一线的对抗”。当天晚6点多,闫伟刚得知自己妻子怀孕的消息,正处于“准爸爸”的兴奋中,突然接到上级指令,要求他立即归队,接受排爆任务,闫伟二话没说,和妻子打了声招呼,就直奔现场。

  接受任务后,闫伟换上装备小心翼翼地检查疑似爆炸物,手中的探测仪突然显示警报,“有炸药!”更让他意外的是,经过进一步检测,发现该爆炸装置制作的十分精密,电器焊接点甚至能够防水、防脱能,而且是遥控起爆,并处于代发状态,也就是说,只要犯罪分子按下起爆器,该爆炸装置就会爆炸。

  “虽然我们有干扰器,可以屏蔽遥控信号,但起爆方式多种多样,短时间内是很难百分之百完全阻止犯罪分子起爆的。” 闫伟说。

  现场位于闹市区,当时正是元旦夜晚黄金时间点,周边商铺、行人众多,一旦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指挥员下令,立即人工排爆。

  闫伟介绍,排爆的方式多种多样,有引爆、有机器人排爆、有将爆炸装置转移等,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只能采取最危险的人工排爆方式。

  在人工排爆中,战友的支援是有限的,成败就攥在排爆手的手里,面对眼前这个“危险的朋友”,闫伟没有慌乱,凭借多年的专业训练和丰富实战经验,他显得格外平静。

  这根线不能动、这根线要绕开……闫伟像庖丁解牛一样,仔细检查爆炸装置,对!就是这根线,艺高人胆大的闫伟立即找到了排爆关键,成功化解险情。

  事后经过检测,这个爆炸装置内包裹黑火药70克(相当于45克TNT当量)和铁钉57枚,有极高危险性,一旦爆炸,近距离人员非死即残。

  犯罪分子落网后,据其交代,当晚他的确按下了起爆器,但由于连接故障,引爆没有成功,就在他修理起爆器的时候,闫伟成功拆除了爆炸装置,也就是说闫伟正在与犯罪分子进行一次背靠背的比赛,而且再一次赢得了这个生死较量。

  “他赢了,我就死了;我赢了,百姓就安全了。” 闫伟说,“犯罪分子有很多机会,而我的机会只有一次,容不得我犯错,也容不得我失败。”

  2008年8月,闫伟与战友警犬“亨利”赶往案件地点执行搜爆任务,在人多物杂的候车室,成功辨别出可疑包裹;2013年4月,两家连锁餐饮接连接到匿名爆炸威胁,闫伟和“亨利”再次临危受命,成功排除爆炸威胁;2015年3月,一废品收购站发现废旧炮弹,闫伟赶到现场顺利拆解……

  “也不是每次出警都会遇到真正的爆炸物,但我不敢有丝毫大意懈怠,每一个警情我都会当真,每一次出警我都全力以赴,因为在没有排除危险之前,谁也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危险。” 闫伟感触地说。

  从第一次排爆时的呼吸紧张,到现在拆解时的沉着冷静,在无声的战场中,他咬紧牙关与犯罪分子较量,与死神较量。

  截至目前,闫伟已处置各类涉爆现场20余次,先后执行广州亚运会、南京亚青会、上海世博会、16+1苏州峰会、G20杭州峰会安保等各类大型活动的安检防爆任务200余次,在各类安检排爆工作中实现“零事故”、“零差错”。

  打开闫伟办公室的橱柜,一枚枚奖章也记录了他的不平凡经历。2012年,江苏全省特警开展排爆大比武,闫伟一人分饰两角,既担负现场的无线频率干扰工作,又负责爆炸物运输车辆的驾驶,他研发的“爆炸装置转移三架吊架”也发挥了大作用,最终,苏州特警以总分第一的成绩夺冠;他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个人嘉奖6次,被授予2016年“苏州市好青年”,获评江苏省好青年提名奖。

  这不是好工作,却是最骄傲的事业

  妻子一度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他也记不得自己已有多少次匆匆告别家人,奔赴安检排爆一线

  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这是印刻在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墙壁上的“三特精神”,也深深印刻在闫伟的心里。

  不久前,闫伟再次临危受命,和战友准时集合,执行安检排爆任务,他已经数不清这是工作以来的第几次紧急出发了;而他的妻子也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突然消失”。

  特警,特警,就是执行特别任务的警察,“我们天天训练,养兵千日,不就是为了在紧要关头,用兵一时吗?” 闫伟说。

  这次任务是一项大型体育活动的赛前安检,闫伟和同事将场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检查一遍,排除所有涉爆隐患,确保比赛按时进行。虽然身处热闹的比赛现场,但精彩的赛事却离得很远,闫伟和同事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待下一项任务。

  穿上警服已有11年了,成为排爆手也有8年了,没有人知道这十多年来,闫伟究竟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也没有人知道,在一次次大型活动安保中,他到底安检了多少面积?更没有人知道,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他流了多少汗水。

  闫伟性格沉稳、冷静果断,也许天生适合干这行。“我成为排爆手后,一直没敢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闫伟说,后来妻子慢慢知道了,虽然有担忧,但也默默地支持他。

  妻子曾和闫伟说过,“每次你出任务,我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怕有意外!”闫伟坦言:“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惧怕死亡;全国公安系统排爆手中受伤残疾甚至牺牲的不在少数,我也想过,说不定哪天也会轮到自己,但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干,我懂排爆技术,我不去干,让不懂的人去干,那不是更危险么?”

  2009年9月9日的婚期,因为任务繁重,闫伟不得不推迟一个月和妻子成婚;2015年11月,闫伟在执行“16+1”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安保任务期间,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重病,队里领导得知此事后,特别批准假期让他回家探望,面对苏州有史以来最大的安保任务,守在父亲病榻旁的他还不停地联络、完善安保方案,知儿莫若父,父亲的病情稍有好转,就坚持让儿子回到工作岗位上……

  谈起对家人的愧疚事,闫伟也有说不完的话,“做了警察、做了特警,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是做好工作的;虽然我照顾不了家里,但家人还是对我很支持,因为他们也理解,我守好了社会大家,也就守好自己的小家。”

  “与爆炸物相伴、与死神交锋、时刻让家人担忧,安检排爆工作的确不是一个好工作,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或许我还会选择当一名特警排爆手,因为通过生与死的考验,让我更加理解生命的宝贵,能够从事这么一项守护平安、拯救生命的工作,是我的理想,也是我为之骄傲的事业。”

  
  

责任编辑:王婧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