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首页  >  编辑推荐  > 正文

警察兄妹,掩藏在悲痛下的坚持

2020年03月11日 11:3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巍   
中国警察网 · 王巍  |  2020-03-11 11:37

  中国警察网讯 最近有一句话特别火“没有一个冬天不被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是的,经过了一个多月艰难而悲壮的疫情防控工作,抗疫斗争终于有了起色,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也终将过去,美好会重回人间,然而,过不去的却是一个个饱经痛苦的普通家庭,因为他们的亲人永远留在了这个冬天。

  万家灯火,独少一人,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李江和李江燕是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公安分局的民警,工作中他们是同袍战友,生活里他们是同胞兄妹,突如其来的灾难来临时,他们遇到了一道残酷的选择题:一边是父亲病情沉重,生命垂危;一边是抗疫责任重大,不能退缩,是选择陪伴时日不多的父亲,还是选择守护焦虑不安的百姓?新冠肺炎仿佛是一道墙,亲情在这头,疫情在那头,每一天他们都在艰难的选择中挣扎着,但是一觉醒来,又只有选择坚持。

  225日上午10时左右,政工室王俊杰主任突然走近我的办公室,问我有没有空陪政委去慰问一下李江兄妹,我没心没肺地问了一句,怎么要慰问他们?王主任回答我,他们的父亲昨天去世了,并且已经火化完毕。

  瞬间我就僵住了,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一时间觉得没法接受。当天上午打电话联系了李江,他正在办理父亲后事的相关手续,我们约定了下午见面。下午三点,我和分局政委隆波,驻局纪检监察室主任曾勇,政工室主任王俊杰等人一起去了大北街一个小区,这里是李江父母的居住地。接到电话后,李江燕下楼来接我们。见面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夺眶而出,而我亦不能控制自己,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安慰她,此时只能轻轻给她一个拥抱。

  一切都太仓促了,224日中午一点半左右,李江和妹妹李江燕先后接到母亲的电话,告诉他们,父亲已经不行了。李江当时正在市局支队和同事们讨论案件的事情,他放下电话便匆匆赶到医院,随后李江燕也赶到了。遗憾的是,父亲已经离去,没能听到他们最后一次呼唤。疫情之下,可以悼念致哀的殡仪馆已经关闭,他们知道疫情防控的关键防线就是防止人员聚集,因此兄妹二人含泪将父亲直接送往火葬场,并且没有通知任何亲友,因为火葬场明确规定,告别的人员要严格控制在十人以内,全家不到十个人匆匆到场,送走了他们最挚爱的亲人。当天下午六点半,父亲便已化作一缕轻烟。

  回到城里时间不到晚上八点,街上虽然没有人流车流,看着温暖宁静的万家灯火,兄妹二人的眼泪一直没有干过,从此以后,他们的家里再也没有父亲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普通人眼里的短短几个小时,是他们一生也无法忘却的伤悲,这种只能顾全大局的痛苦,是时代的一粒灰尘,却是普通人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一家两代,子承父业,前仆后继献身公安


  通过交谈,我们了解到,李江的父亲也是一名警察,有42年的警龄,或许是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兄妹二人都继承了父业。李江从部队转业后进入公安,妹妹李江燕也考入警校,相继成为人民警察,并且因为区划调整等因素,兄妹二人都留在了龙马潭区公安分局。

  选择从警就意味着比普通人付出得多,而一个家庭有两代人都选择从警,不言而喻,他们的艰辛更多。春节之前,李江从双加派出所抽调到市局刑侦支队办理专案,双加中心派出所是由以前的双加和金龙两个派出所合并而成,合并之前李江是金龙派出所的副所长,而他抽调市局办理专案以后,金龙警务室平时就只有一名民警带领辅警在此驻守。123日,双加发现了第一起确诊病例,防控压力瞬间增大,与双加毗邻的金龙也陷入了不安与恐惧。李江马上就想到金龙警力紧张,压力巨大的现状,他主动请缨,回到金龙坚守阵地。从正月初二就一直在参与所里的值班备勤,这期间他很少回家,一是防控任务重,二是怕自己万一染上病毒,再不小心传染家人,因此他一直吃住在所里,每隔几天回家彻底换洗一下衣服,然后晚上尽量抽点时间去医院看望陪伴父亲,而李江燕则被安排参加联合执法或巡查等工作,整个春节期间,兄妹二人很难碰一次面,一家人至今也没有吃上团年饭。此时他们的父亲正在住院治疗,但由于抗疫工作紧张,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照顾父亲,只能在晚上零零星星挤出点时间去医院看看, 223日晚,李江去医院看望父亲,晚上十点左右,看着监护仪上显示父亲各项生命体征的指标全部正常,他才离开医院,没想到这竟是见父亲的最后一面。

  分局曾经策划过一期抗疫宣传,主人公全是分局的夫妻双警、父子双警、兄妹双警,李江和李江燕都在其中,在工作中他们是战友,在生活中他们是亲人,他们最想叮嘱对方的话都是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想互鼓励的话都是一起努力,平安归来,最大的愿望都是疫情结束,全家人能团聚在一起,陪陪父母。然而,这个愿望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

  疫情之下,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只不过穿上了这身警服,他们便扛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普通人挑了一肩的痛苦,他们挑了两肩。

  慈爱母亲,深明大义,柔弱肩膀扛下重担

  谈到父亲的离世,兄妹二人最痛心的都是没有见上父亲最后一面,没有给父亲一个体面的有尊严的告别,更让他们愧疚的是对自己的母亲,他们亏欠太多。

  三年前,父亲脑梗中风,虽然几经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但却留下了行动不便和语言不清的后遗症,生活越来越无法自理,照顾父亲的重任落在了瘦弱的母亲身上。当时父亲已经是八十岁的人了,而母亲也是七旬老人,这样的负荷对很多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来说,都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但老母亲却咬牙坚持了下来,没有万不得已的大事,她很少给孩子们打电话,她总说你们忙你们的工作,家里的事情我能行。

  打击接二连三,没多久,李江的父亲摔倒在家,髋关节严重受伤,听从医生建议,他们为父亲做了换髋关节的手术,但手术非但没有让父亲重新站起来,反而只能卧床,随后又连续做了两次手术,都没有减轻父亲的痛苦。尤其是去年12月以来,父亲疼痛难忍,病症再次加重,送去医院治疗,这一次住院一住就是95天,兄妹二人都要工作,没有时间腾出更多的精力搭把手,只好请了一个护工帮助母亲照料父亲。坚强的母亲,从来没有对他们有过抱怨,每天几乎都在病房里照料父亲,她说孩子们工作忙,有什么事情我都尽量自己解决,除非是万不得已,不然我都不会打电话给她们。

  匆匆,相守几十年的伴侣就离她而去,她的悲伤无人能懂。父亲过世后,李江把老母亲接回了自己的家里住,可母亲却只是晚上去他那儿,白天仍然回到自己的老屋,那里留下了她太多的记忆和牵挂,并且她也不想白天孩子们分心来照顾她。年轻时,她最担心的是自己当警察的丈夫,年老时,她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两个当警察的孩子,这颗悬着的心一直不曾安稳。

  疫情之下,普通人无处安放的悲伤,很快就会被人忘记。生活仍然在继续,简单地调整过后,兄妹二人已经重返岗位,李江仍然去参与专案的办理,李江燕仍然做着信访工作,百味人生里,他们不过是尝过了一种自己才懂的苦罢了。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