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首页  >  编辑推荐  > 正文

女子本弱,为警则刚;疫情面前,铿锵前行!

2020年03月03日 17:0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辛闻   
中国警察网 · 辛闻  |  2020-03-03 17:04

  中国警察网讯 记得有一句名言叫“战争让女人走开”,然而当一场没有硝烟的疫情战争蔓延全国之时,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更不可能让女人躲在温暖安逸的家中,免受疫情风暴的洗礼。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争中,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公安分局的女警们巾帼不让须眉, 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抗击疫情的一线,用自己柔弱的肩膀,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了属于自己的光荣使命。

  第一次发现“蓝精灵”并不可爱


  廖艳,女,龙马潭区公安分局原胡市派出所所长。

  小时候唱过一首儿歌“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

  每次哼哼起这个旋律,脑海里总会浮现出蓝精灵机敏可爱,善良勇敢的样子。直到有一天自己穿上了一套蓝色服装,打扮得像个“蓝精灵”时,才发现呆萌的外表下,暗藏着危机,眼前的“蓝精灵”那么陌生,那么残酷。

  本来以往过春节是胡市镇最热闹的日子,镇上的交通拥挤状况一直是派出所最为头疼的问题,然而今年因为受到疫情影响,胡市镇的春节一改以往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变得安静沉闷,街道车少人稀,缺乏生机。但派出所却从正月初一就开始了加班加点的工作,胡市共有湖北返乡人员63人,其中武汉返乡人员34人。民警要配合镇政府和相关部门在最短时间内掌握这些返乡人员的行踪,并对他们的密切接触人员逐一登记造册,进行隔离。

  “疫情就是警情,防控就是责任。”我知道时间意味着什么,这就是一场和病毒赛跑的斗争,早一点排查出危险人员,早一点采取有效措施,那就多了一分胜算的把握。但是,谁是危险人员,则不得而知,只有一个个去排查,所里的同志们毅然选择了逆风而上,年轻民警递上了请战书,我作为一名所长,在关键时刻绝不能有丝毫的犹豫,更不能把自己看做成一名柔弱的女性,即便面临危险,我也应该有我的责任与担当。

  26日,我们通过排查发现胡市镇有一名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的人员,需要政府工作人员、公安、医护人员一同前往对该人员及其同住人员开展检测以及居家隔离等工作。这是我第一次穿上了那套看着象“蓝精灵”的防护服,由于所里暂时还没有配备护目镜,我安慰自己“好歹我戴着眼镜,也许还可以当护目镜用。”好在通过检测,该人员及家属未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为了纪念自己的“胖版蓝精灵”,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我想这样的经历,在一生的工作中也许再也难得遇到一次。

  其实排查工作虽然辛苦,但都还能坚持,有时候比排查更让人抓狂的是遇到不听劝解的群众,这种时候,憋屈、愤怒到了极点,有几次感觉自己的怒气都快被点着了。

  29日上午,所里接到社区干部打来的电话,辖区内一名服装店店主不听工作人员劝导,仍然坚持开门营业。我和所里的同事赶到现场,将这名男子带回了所里,但是无论我们怎样讲政策,讲法律,讲当前的疫情防控政策,男子就是一根“四季豆”,油盐不进,最后竟然在派出所内破口大骂起来。我强忍着怒气,耐着性子对他仔细询问才得知,这名男子是在家里呆久了想出来透透风,于是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既然你这么渴望行走的自由,不如就加入志愿者队伍,这样既能出来透风,也能体验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工作的艰辛,同时也可以为疫情防控宣传尽一份责任。想法当即得到政府工作人员的认可,他们马上为男子送来了志愿者的工作服,当即男子就加入了志愿者队伍,从一名抵触人员转化成疫情防控宣传员。

  现在胡市派出所暂未发现新冠肺炎肺者和疑似病例,但全所同志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我们暂时的小安全代表不了整个泸州的大平安,因此我们还将继续坚守。每次面对家人的问候,我们回答的最多就是“平安,放心”几个字,不敢给家里人发自己穿成“蓝精灵”的照片,怕他们为自己担心。因此,这也是第一次发现“蓝精灵”并非都是可爱的存在。

  忙到模糊,我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林玲:女,龙马潭区公安分局实战指挥中心副主任

  今天春节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轮到我值班,我期待着值完班后,可以换几天补休,美美地过几天慢节奏的生活,吃吃美食、看看电影、逛街购物、睡到自然醒,女人嘛,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但是从年三十开始各种和疫情有关的指令就一个个地下达下来,特别是正月初一下午,突然接到一级勤务的指令,我知道这个春节肯定是泡汤了,但没想到这个连轴转的班上得这么漫长,别人在享受超长待机的宅家生活,而我们则经历了一次超长在线的“头脑风暴。”

  实战指挥中心是分局的中枢机构,也可以说是分局的最强大脑,24小时高速运转,警力的安排,人员的指挥调动,卡点的设置,检查的程序,疫情防控的所有排查指令都从这里发出,我们的工作一直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

  “林主任,除了鄂牌车辆要劝返外,其他地区的怎么办?”

  “林主任,有两个人员身份信息,要帮助核实。”

  林玲说,每天接打上百个电话,接电话接到自己上头。比如对龙马潭区几个卡点的安排,警力的调配,每一次换防都需要进行对接,由于卡点经历过几次调整,政策也经过不断调整,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对卡点的业务工作进行指导、培训,而且守卡点的警力也在不断调整,以前全部由分局的民、辅警承担,后来随着工作压力的增加,分局警力撤回一部分承担其他工作,卡点的警力换成了民兵、法警或市局增援警力。每一次换人就要重新对工作要求、工作纪律、相关政策进行一次培训,做好换防的各种衔接工作。

  再有就是对卡口数据的录入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每天将各个卡点的数据信息收集汇拢起来,然后我们就要开始进行重点研判,哪些是从疫区回来的车辆,哪些和疫区有过交集,再从这些枯燥的数据里找出可疑车辆、人员,将排查的指令下发出去,再根据排查反馈的情况,开展有针对性的摸排工作。

  自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我觉得自己每天的工作状态都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忙到模糊”,因为每天都在和枯燥的数据打交道,在七楼狭小的办公室一呆就是一天,我完全记不得今天是几号,是星期几,印象最深的是那天,闺密(分局同事)突然冲到我办公室,匆忙把一个蛋糕和一些水果放在我办公桌上就走了,我当时一下蒙了,“什么情况?难道我过生日了?”

  当天下午,局领导临时要求我们发布一个工作指令:214号、15号全局民警正常上班,当时我完全想不起1415号到底是星期几,只知道一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排查工作进入到最关键的时期,因此局领导要求全局民警接照正常上班,我愣了大约有三十秒,才想起发指令要写清楚是星期几,或许是看到我已不知不觉显露出的疲惫状态,当天下午领导破例允许我提前回家。在这之前,每天晚上我都在十点以后才能到家。

  走下七楼,我突然发现那一天阳光格外灿烂,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蓝天了,回到家里和家人分享了生日蛋糕,幸福感瞬间爆棚,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得瑟了一下,很多同事在工作群里纷纷祝我生日快乐,欢乐的气氛惊动了“高层领导”,当天局领导在群里发了红包,用一种最接地气的方式“与民同乐”了一把,皆大欢喜。

  疫情期间,留守儿子自行解锁多项技能


  李瑶,女,龙马潭区公安分局队建科长

  这个春节,真的应了一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说好了,要带孩子去成都玩,9岁的儿子一直念叨要去四川科技馆,我们也早早给他许了愿,春节一定好好陪他玩几天。

  没想到年初一就收到了全省公安机关启动一级勤务模式的指令,我和同样是警察的老公互望一眼,我们又给儿子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怎么给这小子解释呢?

  我和老公都不是泸州人,父母都在外地,平时孩子放假时,没有人看管我经常把他带到我的办公室,我上班,他就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旁边做作业,看书,玩电脑,这一次疫情爆发,我决定先从出门不带他上班开始,让他也习惯和父母进行隔离。第二天去单位上班,我们全幅武装出门,比平时多了一幅口罩,儿子似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没有要求跟我出门。

  到了单位,我接到了参与区政府联合执法的通知,从128日开始,每天我都要跟执法组一起到各个乡、镇、街道去检查督导疫情防控工作,督察街面门店的关停情况,劝导人员不聚集。看似简单的工作,却每天要说上很多句话,走上很多路,还要跟一些不听劝导的群众反复进行宣传,有时候进入疫区,还要小心翼翼地防范,防止自己被感染。

  但和这些工作比起来,我觉得更让我放心不下的是独自在家里的孩子,毕竟这是第一次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孩子会不会不听话自己跑出来玩?会不会在家里被开水烫伤,被火烧伤,会不会是电器出现问题?只要工作有空闲,我就会抓紧时间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抽查一下儿子的情况,得到他平安的答复,悬着的心才稍微安稳一点。

  老公在交警支队工作,自从投入抗疫工作以来,回家也没有一个准点时间,儿子的吃饭问题也成了一个大事,每天早晨起床,在给儿子准备早餐的同时,便会同时想到,万一我们不回家,儿子吃什么,为了锻炼儿子的生存技能,我给儿子进行了临阵培训,煮面条,煮饺子,让他慢慢学会了最简单的操作。

  区政府联合执法组的工作结束后,我回单位上班,我以为这下工作总算规律一点了,没想到因为警力紧张,我又被抽去增援红星派出所,工作节奏再次打乱,而老公也被省厅抽去外地增援,儿子的处境也更加可怜。    

  没想到,孩子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自己宅在家里,解锁了很多技能。早上起床后,自己用微波炉加热面包,吃完早饭,开始上网课,进行学习,中午如果我们都没回家,他自己会煮点面条或饺子对付一顿,吃完饭还会自觉把碗洗了,把厨房整理干净。晚上洗澡以后,自己也会把内裤、袜子洗了,瞬间懂事了很多。记得有一天,我因为加班比较晚,回到家里已经凌晨,第二天早上便想多睡一会儿,没想到起床时,已经看见儿子烧好了水,正在像模像样地给我煮面条,当时我的鼻子里面酸酸的,警察的孩子真的是早当家啊。

  现在我仍然在派出所增援,老公回家的日子也是一个未知数,但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孩子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家“闭关修炼”的模式,我们工作的时候也不至于太提心吊胆,每天回家,孩子还会力所能及帮我们分担一些家务,给我们增添了更多的安慰。

  宅在家里太久了,每天回家,儿子都会跟我念叨“好想吃火锅、烧烤啊!疫情结束了,我要出去吃它个三天三夜”,呵呵,我完全能想象这小子上了桌子以后,不管不顾旁若无人专注吃喝的形象,疫情结束,我们一定带上儿子去美美地吃上一顿火锅!

  危难之际,让我明白平凡岗位的不平凡


  余航,女,龙马潭区公安分局红星派出所民警

  来到红星派出所工作已经三个多月了,回想起刚到红星派出所时,我被分配到大驿坝社区警务室工作,想象中的女警虽不会像男民警那样办出惊天动地的大案,但也不至于繁琐得“管天管地还要管空气”,对于如此繁琐的工作,我开始有一些迷茫,难道我以后都是做这些平淡无奇的工作吗?我在心里反复这样问自己。

  大年三十那天,我被安排和所里的同事一起完成烟花爆竹安保任务,本以为年初一就可以回到老家与父母团聚,可没想到一条紧急的工作指令又把所有人员全部召回。无论是从电视还是手机上,我们都能看到这次湖北武汉乃至全国疫情形势的严峻,疫情肆虐波及全国,泸州也未能幸免。125日,我接到第一个工作任务,就是和同事一起对辖区内人员易聚集的场所进行关停劝导,对聚集人员进行驱散。这个工作看似简单,但是我真切地感受了“嘴上功夫”的不易。有些群众对我们的工作比较配合理解,但工作中我们也遇到了很多“油盐不进”的顽固派,道理讲了一遍、两遍还是不听,有时候同样的话必须重复很多遍,才能把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劝开。

  几天下来,不知道是他们真的听进去了,还是从新闻上看到了疫情的严重程度,辖区内群众聚集的现象几乎没有了。128日,我接到第二个工作任务,协助社区、医护人员对辖区内的湖北籍返泸人员开展排查工作。当天社区干部电话通知我,辖区内一名湖北籍返泸人员进行上门核实。一副手套、一个口罩就是我全部的防护装备,跟我同行的是社区的一名女同志和一名医护人员,为了缓解一路上紧张的气氛,我们相互安慰着。好在通过核实该人员虽是湖北籍,但一直是在江苏工作,春节前也未曾到过湖北,大家悬着的心才安稳下来。本来核实人员身份信息是一名社区民警的基本功,但由于受疫情影响,这次工作对我来说还是有些提心吊胆,但事后仔细想想,迈出了第一步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有了切身的体验,我对辖区群众的心情也就更能体会。220日,我的警务室管辖范围内的一个小区因为有确诊病便的密切接触人员,小区要进行封闭管理,我的工作任务是去做好对群众的解释和安抚工作。我理解此时他们的焦虑和不安,还有对未知风险的担忧,可是如果不进行严厉的隔离举措,风险就不会被阻断。为了缓解他们的紧张恐惧心理,我一遍遍把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告诉他们,病毒虽然可怕,但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没有了坚强和勇气,我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他们,告诉他们如果家里有任何困难,都可以与我联系,即便是聊聊天缓解缓解他们心中的压力,也总归是好的。

  不知不觉我已经疫情防控一线工作了一个多月,曾经恐惧、不安、焦虑的心理也在慢慢发生变化,随着工作的深入,对疫情知识有了新的了解,工作中也不再那么紧张。短短的从警经历中,能遇到这么大的“战疫”,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特别难忘的经历。同时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自己的工作不象白衣战士那样惊涛骇浪,但平凡的岗位上依然可以发光,社区民警一样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到每一个身边的群众。

  分局像廖燕、林玲、李瑶、余航这样的女民警、女辅警太多太多,她们在家里是父母呵护的女儿,是丈夫宠爱的妻子,是孩子温柔的妈妈,可是走进抗疫一线,她们只有一个身份:战士。她们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和男同志一样的责任担当,女子本弱,为警则刚,疫情面前,铿锵无畏!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