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纪实> 正文

起底邹勇:靠威胁赖账做生意 刘志军倒台后身负巨债

2015年08月23日 21:27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罗道海   

起底邹勇
邹勇生前照片。

起底邹勇
邹勇早年与王林的合影。

  萍乡人说,王林与邹勇,一对冤家。

  没有邹勇,就没王林的入狱;没有王林,同样也没邹勇的遇害。2013年7月的“王林事件”,正是“徒弟”邹勇的反目,王林才被媒体“解剖”得淋漓尽致,从此走下神坛。可谁也不曾预料,两人在两年后的结局——邹勇遇害,王林涉案。

  “从现实情况来看从现实情况来看,,邹勇如果真死了邹勇如果真死了,,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邹勇遭绑架遇害的消息传出后,他的数位朋友均如此评说,邹勇背负的数亿银行贷款及私人借贷,都将随着他的死而烟消云散。

  师徒“反目”

  “江湖术士”

  对决“地痞无赖”

  在双方朋友薛伟的眼中,王林与邹勇的纠葛,是“江湖术士”与“地痞无赖”的对决,而王林本身擅长与“穿皮鞋的”打交道,但遇上“毫无底线”的邹勇,却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在薛伟看来,走投无路的邹勇,想要“赖上”王林要回投资在其身上的钱,是邹勇的惯用伎俩,只不过遇上王林“貔貅”一样“只进不出”的性格,最后彻底闹翻,并愈演愈烈。王林与邹勇,分道扬镳,互为“眼中钉”。

  邹勇称,王林利用其想学法术,收其为“关门弟子”,骗其数千万家产。王林则称,邹并非其徒弟,他本与邹勇原是关系要好的朋友,两人债务往来颇多,因邹勇欠钱不还,两人闹翻。

  2012年10月,王林找邹勇要债,并诉讼至法院,并向各级人大、检察院、公安部门等机构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

  2013年5月,王林一审胜诉,法院判决邹勇返还王林3300万元。

  2013年7月,因马云、李连杰、赵薇的拜访,“王林事件”沸腾全国,王林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约在一个月后的8月21日,王林与邹勇经济纠纷案被江西省高院发回萍乡重审,理由是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如今,邹勇遇害,王林入狱。萍乡人说,两人是一对冤家,对于王林,邹勇之死也印证了一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邹勇之死

  在砖瓦厂用柴油焚尸数小时抛湖

  王林与邹勇的师徒恩怨,在今年7月的一起绑架杀人案后终结。

  萍乡警方7月16日通报,刘锋、朱理通对7月9日绑架、杀害邹勇之事供认不讳,而黄钰刚、王林涉及此案。8月20日,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经提请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对刘锋、朱理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王林、黄钰刚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执行逮捕。由此分析,王林、黄钰刚仅参与非法拘禁邹勇一事。

  华西都市报记者获悉,正是黄钰刚引荐给王林的刘锋让邹勇遇害,刘锋自称“中央监察部高官的亲戚”,有能力将邹勇绳之于法。

  最终,刘锋选择了一种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杀了邹勇:7月9日,他开着自己的车——浙江温州牌照的黑色雷克萨斯越野车,从鄱阳县跑了400多公里到萍乡,与好友朱理通一起,众目睽睽之下,在一居民小区里将邹勇塞进车绑走。

  另据江西本地的《信息日报》称,刘、朱绑架邹勇后,将邹勇杀害,并且将邹勇在一砖瓦厂里用柴油焚烧,整个过程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未能烧尽的骨头,被他们抛入鄱阳湖。

  在萍乡,有关邹勇遇害的真与假,早已成为热议话题。警方在发布这起绑架杀人案及批捕的消息至今,也无更多细节披露。邹勇的姐姐邹敏证实,警方还没有找到邹勇的遗骸。

  双方的一位共同朋友薛伟(化名)认为,王林不会愚蠢到去雇凶杀人,刘锋也无意杀掉邹勇,无非是想让邹勇“消失一段时间”,以便于拿到王林的钱,邹勇的死应是刘锋、朱理通两人在实施绑架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件。

  原始积累

  90年代逐步垄断萍乡煤炭运输


  命运如此阴差阳错。萍乡人邹勇卖煤为生,以此聚集财富;“大师”王林则是居于萍乡的“隐形富豪”,结交萍乡政商两界。

  邹勇今年46岁,萍乡郊区下瓦窑村人,13岁辍学后混迹社会,在建筑工地做过“小工”、当过个体货运司机。萍乡被称为江南煤都,小煤矿众多,邹勇凭着倒卖煤炭完成了原始积累。

  邹勇一位朋友回忆,他早年跟随一位倒煤发家的老板,为其抢地盘,不过,那时邹勇头脑灵活,多数时候深居幕后筹谋。邹勇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单干,逐步垄断萍乡煤炭运输生意。2000年,31岁的他创办萍乡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开始公司化运作。到2005年,他将天宇公司改为集团,注册资本达11673万元。

  而此时的王林,早已是声名显赫的萍乡富豪,以香港人的身份回芦溪县定居,交往于江西的政商两界。在当地的经济建设中,王林屡屡投资芦溪一些项目,如投资武功山景区、水泥厂,承包县政府宾馆等。

  对于王林与邹勇的相识,据邹勇说,他与王林在2002年下半年第一次见面,由他的朋友李某介绍认识,地点在萍乡市的海天阁大酒店。而王林称,他与邹勇认识的时间则是在2005年,是通过萍乡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认识的,该民警与邹勇是朋友。

  相识一段时间后,两人成为“密友”。

  煤炭造假

  靠威胁赖账做生意

  曾泼人硫酸


  邹勇的财富聚集,主要靠卖煤,手段“泼辣”。萍乡下埠镇联营煤矿矿长尹新民证实,邹勇妻子在其煤矿包销煤炭一年,欠120万货款,在邹勇威胁下作罢,没敢向其要债。此外,邹勇还从其另外一个煤矿取走40万货,同样没有付款。萍乡市巨源村村民赖长录则称,他曾调煤炭给邹勇,约定每吨提5元,但事后邹勇以煤炭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67万元的报酬。

  有知情者透露,邹勇的原始积累,还包括煤炭造假。这位知情者讲述,邹勇将优质煤拉到运转站,将其中

  筹备赣西电煤项目,邹勇从银行贷款8个亿,每年几千万的银行利息,加上员工成本,他一年不做生意就要亏一个亿。”薛伟说,邹勇投资的所有项目只有煤炭赚钱,如今煤炭市场不景气,赣西电煤垮掉也是必然的。大部分换以劣质煤填充,以价格差来赚钱,“一个中转站的质检方,因为拒不接受邹勇的劣质煤,而被泼硫酸。”许洪曾是邹勇的马仔,因伤害贵溪电厂的一位原副厂长而入狱。2013年8月2日,他在监狱中写下一份关于邹勇的检举信,后辗转交到了王林手中。

  许洪的检举信称,他在2003年5月12日,被邹勇手下彭某叫去办事,贵溪电厂一个副厂长不懂事,老找麻烦,去教训一下,后来就出了事。事后,“彭某告诉我们,邹勇说了,谁要把这事说出去,就要谁死,所以我们就供出一个无法查证的人,其实这件事情就是邹勇一手策划”。王林曾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之所以能拿到这封检举信,是邹勇以前承诺给许洪家人的经费已很久没兑现,许洪才在狱中检举邹勇为主谋。

  拜师王林

  引荐刘志军成就江南最大煤储中心


  赶上煤炭的好价格,2005年的邹勇春风得意,事业蒸蒸日上。

  两人的关系在2006年得到“升华”,两人更是以师徒相称。

  也正是在这一年,王林帮助邹勇引荐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令邹勇更加“飞黄腾达”。

  邹勇与王林均认可的是,刘志军是王林介绍邹勇认识的,且是王林从中疏通,让邹勇很快拿到了铁道部的相关批文,使其赣西电煤项目顺利上马。

  据邹勇讲述,2006年底,其筹备的江西省重点项目赣西电煤,在拿到江西省内的所有批文后,迟迟拿不到铁道部的审批,并且已经停摆两个多月。为此,他专门去找王林,希望能通过王林向刘志军打招呼,尽快拿到批文。

  2006年底,王林带着邹勇去到北京,找到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一个多月后,邹勇顺利拿到批文,而且还得到了刘志军批示,支持该项目“做大做强”。

  公开的资料称,赣西电煤项目是邹勇的天宇集团下属独资企业,总投资为27473.71万元,其中项目资本金占总投资的35%,由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资本金外65%资金由中国农业银行江西省分行贷款解决。

  “整个江南地区的煤都要在他那里周转,几乎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每年有几个亿的收入。”邹勇的一位朋友称。

  此时的邹勇,已是萍乡成功商人的标杆。各种光环随之而来,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江西省劳动模范,也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

  萍乡商界一度传言,邹勇终将会成为萍乡首富。此时的邹勇对王林也不错,如送车或是给王林修建的寺庙送黄金等,王林也得了不少的实惠。

  事业“坍塌坍塌””

  从风光无限到身负巨债成萍乡“最穷”


  2011年年底,赣西电煤项目基本建成,并配有6条铁路专用线,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待进煤。

  可是,在试运营了一段时间后,赣西电煤项目就开始停滞了。业内人士称,2011年2月12日,刘志军的落马,赶上中国煤炭市场十年黄金期的结束,邹勇的赣西电煤几乎是刚出生便夭折,并为此背上了巨额债务。

  此后的邹勇四处忙于筹措资金。据邹勇助理朱建仁此前的证实,邹勇所寻找的主要渠道并非银行,“银行对煤炭行业贷款较严,利息较高,董事长正在找赣西电煤项目的合作方,想通过合作的方式将项目运转起来。”

  薛伟认为,邹勇由兴而衰的风向标,从邹勇“离婚”开始。

  2011年7月,邹勇与前妻李芦萍离婚,邹几乎将所有资产留给前妻,自己承担所有的债务。

  此举,其友人都认为邹勇是借离婚转移资产。邹勇险些成为萍乡首富,如今身负巨债,却又成为萍乡“最穷”的人。

  因债务,邹勇也是官司缠身,屡上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慷慨

  大哥大哥””

  没钱时“死缠烂打”

  女友也不放过


  邹勇很善于处理关系,对属下及兄弟,表现得极其大方,往往能让人“感激涕零”。

  薛伟与邹勇交往密切,对邹“深有体会”。薛伟回忆,最初对邹勇的信任,是他找邹勇借200万元,主动承担利息。当时的邹勇财大气粗,不仅给薛伟借了200万,甚至连借条都懒得要。此事,让创业初期的薛伟感激不已,声称“邹勇大方、够义气”。

  可是,好景没几年,薛伟称两人就闹掰了。2010年期间,薛伟看好了一家公司的地产项目,邹勇借给薛伟600万参与此项目,薛伟说服邹勇也投资600万也参与其中,承诺此项目利润丰厚,但投资周期约三年才能回款,双方及公司都签署有协议。

  薛伟回忆,可在项目进行10个月后,邹勇不干了,非要回这1200万元不可,任凭他和公司高层好说歹说,邹勇就是不同意。没有办法,在这个房产项目进行途中又去融资,最后还给邹勇1200万元,公司另外还支付了邹勇利息。

  “事情的结局是,因为邹勇,公司亏损了300万元,我贴进去了200万元。”薛伟称,最让他哭笑不得的,邹勇可能是感觉此事对不住他,让其司机还给他送来两桶油,以示歉意。这让薛伟对邹勇有了新的认识,邹勇不仅是“不吃亏”的人,而且“难缠”。

  事实上,为了弄到钱,邹勇甚至不放过自己的女人。

  薛伟称,邹勇的新女友是他帮忙“介绍”的。邹勇与这位女友相好时,购买了一套房送女友,讨取欢心,女友收下这套房,让自己的父母住进来。可没过几年,邹勇债务缠身,欲要回这套房换钱,女友不从,邹勇“死缠烂打”,女友最后妥协,把自己名下的这套房产还给了邹勇。女友气急之下,把化妆包摔在邹勇脸上,可邹勇并未生气,立马拾起化妆包,笑嘻嘻地递还女友。

责任编辑:朱丽晨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