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纪实> 正文

记公安部组织开展打击网络投资诈骗犯罪专案行动

2015年04月01日 22:4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石杨   

  3月19日,早上10点35分,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李尉的手机响起铃声(以下对方:D 李尉:L):

  D:你好,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这里给你推荐一个赚钱的渠道。

  L:什么渠道?炒现货?

  D:炒原油,我这里就可以帮你操作。

  L:需要怎么办理呢?而且我也不会操作。

  D:开户需要拿身份证验证,之后通过QQ,我给你传一个软件客户端,再绑定四大银行的任何一个银行卡,就可以开户了。你要是愿意,我这边会把软件发到你的电脑上,有老师通过QQ会教你如何操作、买卖、授权。

  L:投资这个有无保障?会盈利吗?你们是有内幕消息,还是凭自己预测呢?

  D:我们这边有保证的,之前的客户都赚钱了, 有个客户前期投了15万,进来1周赚了10万,波动不是很大。有老师指导。  

  L:我可以看看你们的平台?

  D:我是甘肃华纳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可以通过电话或者QQ找到我,我给你留个私人电话150570XXXXX,我姓方。

  这或许是你平时接到的无数个“推销”电话的其中之一,但是无巧不成书,方姓男子如果知道李尉是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会是怎样的惊恐。此时,深圳警方正联合浙江警方组织抓捕网络投资诈骗犯罪行动。宁波市鄞州钟公庙派出所指挥室里的民警,每个人都摩拳擦掌等待着前方的消息——

  3月19日10点02分,1号犯罪嫌疑人邓成龙在宁波密捕到位;

  10点22分,鄞州区恒大高大厦已控制17人;  

  11点15分,鄞州区荣安大厦控制32名员工……

  春雷声声,针对一些地方连续发生不法分子以买卖期货或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等名义诱骗群众投资,并通过后台程序操控交易实施诈骗犯罪开展的打击活动,近日在全国25个省、区、市打响,多地联动,战果斐然,共打掉网络投资诈骗公司133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0余名,冻结涉案赃款1.3亿元。

  记者将揭秘获利的遁形人如何动动手指便轻松将老百姓的血汗钱收入囊中的犯罪活动。

  吸金贼窝被端——

  2015年3月20日11点20分,天气阴沉的杭州。

  下沙区的一幢办公大楼外,衢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便衣大队大队长郑敏宏在车里耐心等待,而位于4楼的浙江三隆大宗商品交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桂某亚与其他5名员工正在享用午餐。

  “可以行动!”话务机里同时传来指令。

  十余名身着便衣的民警异口同声“别动”,在办公区将6人控制。

  办公区简单至极,随手乱扔的公司简介材料,而材料明确显示公司从事白银等贵金属的交易,而桂某东等人的笔记本电脑里,k线仍在运行。

  浙江三隆大宗商品交有限公司,是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其中一家网络投资诈骗公司。

  而开篇所说的深圳、宁波警方两地警方组成的专案组,出动200余名警力,打掉鄞州区的两个平台,抓获涉案人员55人之多。

  “2014年以来,一些地方公安机关先后接到群众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农产品、贵金属、证劵等网络投资被骗的报案,涉及地域广、受害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犯罪手法新颖,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部刑侦局专门在安徽省合肥市召开会议,成立由部刑侦局牵头的专案组,组织开展对此类犯罪的研究及初查工作,并在江苏省苏州市召开了专案侦查工作培训班及专案部署会,以重庆市局发现的诈骗集团线索为依据,指定诈骗公司注册地公安机关为主要侦办单位,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专案打击工作”,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小坤告诉记者。

  去年开始,打击网络投资诈骗犯罪活动在各地刑侦部门如火如荼地开展,在专案侦查过程中,在公安部刑侦局指导下,各地刑侦部门通过走访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等金融机构及人民银行、市金融办等管理部门,在详尽了解相关规定及期货、贵金属交易知识的基础上,从海量大宗商品市场交易明细数据中进行甄别,收集固定证据、寻找破案契机。

  如在重庆,刑侦总队调查发现了27万余条大宗商品市场交易明细数据,最终发现了近百个涉嫌网络投资诈骗的平台,分布全国25个省、区、市。截止目前,仅重庆警方就打掉了14个网络诈骗平台,涉及的受害投资人达到了6600余人,涉案金额3.8亿元之巨。

  分工明确的空壳公司——

  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侵财支队副支队长康飞告诉记者:“正常的现货交易应该可以直接到仓库提货的,但这些所谓注册的正规公司纯粹是一个空壳,没有仓库,更别提现货了。为了迷惑客户,他们不但伪造了审批资质,还摆出一些现货制造假象。” 

  “为了让平台看起来更正规,从而博得投资者的信任,这些平台还采取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甚至银行合作,让投资者将钱先放在第三方支付平台或银行。平台给支付平台或银行的往往是数据包,然后据此进行资金结算”。康飞说。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院长王骏博士告诉记者:“支付平台或银行为了自己的业务,并不会审核这些资金是否存在问题,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也应加强”。 

  根据警方的调查,这种平台的设立很简单,“一般也就7、8个人”,但网络投资诈骗过程团伙内部分工明确,从上至下一般分为股东、分析师、操盘手、代理商、业务员等层级。

  公司一般是由股东负责注册空壳公司,从软件开发公司手里购买一套交易平台软件,在互联网搭建非法交易平台;由操盘手对软件进行操控,负责按虚构的交易活动买涨买虚;“分析师”负责指导客户进行所谓的买卖活动,诱导投资者如何操作,一步步将投资者的钱骗走;公司再招代理商,代理商负责招揽、发展下线,业务员忽悠投资者加入。业务员往往通过一些股票QQ群,甚至是有缘网、珍爱网等交友网站发展客户。业务员有专门的话术、脚本,能回答客户的所有问题,客户根本无法看出破绽。

  当受害人“亏损”的资金流入“股东”账户后,诈骗犯罪得逞,团伙便按照事先约定的比例坐地分赃,同时,软件开发商和第三方支付平台也以服务费和交易手续费的形式从中获利。

  诈骗手法多样且隐蔽——

  “很多投资者被骗了钱还不知道,以为只是自己眼光不准,亏了钱”,陈小坤告诉记者,“平台的诈骗手法多种多样,而且非常隐蔽。为了拉拢客户,平台往往让客户先尝到甜头,利用客户贪婪的想法让其加大资金投入,平台使用形式各异且隐蔽的手段,将客户的钱吸干。”

  26岁的张某中专毕业后先在一家平台当电脑维护,同为平台同事的王某焯另起炉灶开建了一个宁夏伊航商品交易市场后,将张旭拉来做操盘手。

  张某坦言:“平台在购买软件时,已经将商品名称、商品的价格等,都事先调好。在平台上,除了客户的账户,还有平台自己建立的虚拟账户,这些账户看起来和客户的账户没有区别,但是通过调动杠杆参数(真实投入资金与平台内资金的比例),虚拟账户的钱就可以随意调节,以此控制平台的‘交易行情’。”

  “老板是没有可能赔钱的,客户所谓的挣钱都是一时的假象。老板会通过反向操作控制平台,卖出商品,让客户赔钱。”张旭说。

  张某每月还要根据老板的指示,对一些客户进行冻结。如果一个客户看起来挣得比较多,资金量比较大,又不愿意交易,老板就会指示将其冻结,直到价格下跌,客户亏损时才解冻。这样客户的钱就顺其自然地流入了老板的账户。

  作为圆通宝电子商务公司风控主管的朱某:“平台交易就是一次次的赌博。代理商是庄家,投资者与代理商在平台上对赌。K线图的走势是在不断变化的,中间又有货币汇率的不同,操盘手会不断地修改汇率和K线图,并在这一环节做手脚。比如将K线图与国际K张图相差3到6个点,由于K线图的走势看起来差不多,普通投资者并不会看出问题。虽然只是3到6个点,但由于投资者往往投资金额比较大,再加上客户多,平台也因此大赚一笔。”

  康飞介绍:“如果投资者在交易过程显示盈利,平台就会通过后台操作,让盘面价格突然停止在一个点位上,投资者无法交易,等恢复正常客户再想交易时,发现价格已经大跌。同样是通过后台操作,让客户的交易出现问题。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卡盘’。”

  事实上,大多数投资者都是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对现货交易一知半解,而又不太懂电脑操作的退休干部、教师。具备一定的现货、期货交易知识或操盘经历的分析师,能够根据同类商品市值,指挥操盘手通过虚假交易制造较真实的盘面行情。最初,他们会带着客户交易,让其先赚钱,显示自己的“预见性”。几次操作后,投资者就会信任并认可分析师,交易便转为分析师代操作,在频繁进行交易后,赚取高额的手续费,或者故意让客户亏损。分析师的另一个任务便是定期向下级代理商及团伙中的其它“业务员”通报未来行情走势,供其视情对客户实施诈骗。

  加大监管势在必行——

  血本无归——是投资者在进入如此“平台”后注定的结局,办案民警表示。据查,这些平台的涉案金额少则几百万,多则数千万,甚至上亿元。投资者的亏损少则上万元,多的高达几百万。

  90后的司某锋,是甘肃中聚祥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创建者之一,利用赃款购入路虎车一辆;邓某龙,开展“业务”以来获利400万元;重庆晨优公司的一级代理商聂某爽承认,他半年的时间“挣”了300余万。

  康飞介绍,犯罪分子跨地域犯罪,比如犯罪机构的虚假交易平台系统维护自一个城市,服务器架设在另一个城市,而负责招揽顾客的代理商又分布在其他城市或地区,平台完全是掌握在犯罪机构主要成员的手中,网络交易活跃,并且网站也并不易核查,一旦被举报投诉过多而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或者赚够了钱,创建者会将平台关闭,改头换面,另建平台继续招揽客户行骗,而大部分赃款也被不法分子挥霍,导致公安机关取证异常困难。

  陈小坤坦言,监管部门应该从源头上对这些平台进行跟进监管,从成立公司起,就要监管是否涉嫌违法,一旦违法就要重罚,将平台创建者列入黑名单,吊销营业执照和其他资质等。

  王骏认为:“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运营中的监管,目前可以借助‘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机制进行联合监管,加大宣传力度,揭露虚假电子交易平台的诈骗方式和手段,认清‘虚假电子交易平台’真实面目,坚决抵制这一行为。”

  对于投资者而言,陈小坤告诫:“对于不熟悉的领域,投资者最好还是不要参与,不要在来历不明的平台投资,不把账户信息透露给他人,不要相信所谓的理财顾问代客操作,不要因为盈利而忘记基本的防范意识。”



责任编辑:耿寅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