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纪实> 正文

揭广州黑帮历史:曾插手基层政权成“二政府”

2014年11月26日 09:2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辛闻   

揭广州黑帮历史:曾插手基层政权成“二政府”
视频截图


  广州最早的“黑帮”是周广龙团伙、犯罪种类最齐全的是简竹醒“黑帮”、最年轻的“黑帮”是“黑龙会”、最会搞垄断的“黑帮”是“水霸”黎桂廷和“钢霸”李忠、火力最猛最凶残的是伍氏兄弟“黑帮”、规模最大的是从化黄建堂4 4人“黑帮”……

  1997年版《刑法》中首次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明确入法,俗称的“黑帮”逐渐被提及。

  广州关于“黑帮”审判的记载,始于上世纪9 0年代中期。2001年11月,广州历史上首个“黑帮”、以东北籍男子周广龙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周广龙等24人被指从1995年开始,盘踞在广州火车站一带强收保护费,垄断货运市场,犯下故意伤害、买卖枪支、敲诈勒索等7宗罪。

  此后的十四年间,广州陆续出现了一些“黑帮”。

  如2005年审理的芳村简竹醒“黑帮”;2007年审理的白云竹料“黑龙会”;20 0 8年审理的沥滘邓伟波“黑帮”;2009年审理的“水霸”黎桂廷、“钢霸”李忠;2010年审理的荔湾伍志坚“黑帮”;2012年审理的从化黄建堂44人“黑帮”;还有正在审理中的增城李录林涉黑案等……大大小小“黑帮”有20多个。

  打黑除恶14年,在公检法机关的强势弹压下,广州“黑帮”经历了怎样的演变?

  广州市检察院近期披露一份调研报告,针对2005年至2010年间在广州发生的十宗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进行了实证研究,分析了“黑帮”的成因,并对打黑、防黑工作提出相关建议。

  首次开庭时间2001年

  最早“黑帮”:

  垄断火车站货运,猎枪轰走对手


  “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在这样的淘金谚语下,上世纪90年代,东北籍男子周广龙来到广州谋生。到广东首先要到广州,到广州首先会到火车站。“黑老大”周广龙的成名之路,就从彼时治安环境相对混乱、鱼龙混杂的广州火车站开始。

  2001年11月,周广龙涉黑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周广龙等24人被控7宗罪。当时的媒体报道称,该案是广州开展“严打”期间最大一宗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也是广州市司法机关审判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首例案件。

  周广龙最早只是在火车站东广场强行拉客,后来逐渐发展为以暴力手段向火车站附近的商户强收拉客费、保护费,并有意识地拉拢有关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寻求“保护伞”,盘踞火车站长达5年。

  在司法机关披露的案情中,最令人愤慨的是,一商户杜某因拒交2万元保护费,被周广龙手下劫至一仓库暴打,用铁钉钉进其脸部。还有一名竞争对手不愿合作,被周广龙的手下用硫酸泼成重伤,容貌损毁。

  此外,周广龙团伙还拉拢多名机关工作人员,行贿了15万元,并“孝敬”了两辆富康牌轿车。

  据统计,周广龙“黑帮”致5人重伤、10人轻伤,其中一人严重残疾。

  2002年8月15日,广州中院判处周广龙死刑。历经重审、二审,多年之后的2006年10月,广东省高院最终改判周广龙为死缓,他的两名手下也由死刑改为死缓、无期徒刑。

  2002年

  澳门“黑帮”渗透内地:

  放高利贷,绑架开枪


  香港新义安、澳门14K、台湾竹联帮……港澳台“黑帮”现象于诸多影视作品中展现。

  2003年11月29日上午,一宗有着境外黑社会背景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在广州中院宣判,该案因其特殊背景轰动一时。李德亮、麦国庆等22人被判刑。

  司法机关查明,与该案有关的同案人陈氏兄弟,均系澳门黑社会组织“14K”的帮派成员,主要在澳门葡京赌场放高利贷、“叠码”。1996年以来,陈氏兄弟为了追收高利贷,在内地发展成立了“行动组”。

  由于“行动组”原头目曾继军涉及命案被抓获后判处了死刑,麦国庆等原本在澳门赌场负责“叠码”、拉人参赌放贷的同伙,被陈氏兄弟派回内地“主持大局”。

  麦国庆并没有限于帮人“追数”,他开始与广州本地以李德亮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勾结,从事了大量非法拘禁、抢劫、绑架等犯罪行为,短时间内攫取了非法利益700余万元。

  1997年3月31日晚11时许,朱某因与上述追债团伙发生争执,在消夜时被对方在大排档连开数枪打成重伤。

  1999年3月,上海一家公司老板杨某因在澳门赌场欠下30万港币的高利贷,被上述追债团伙追到上海。在杨某的办公室内,团伙成员用特备的金属指环套猛击杨某女友周某头部,并持尖刀连刺周某臀部,致女子周某当场死亡。周某之子闻讯而出,被团伙成员曾继军持刀挑断右手拇指肌腱和右脚跟腱部。

  麦国庆、李德亮团伙覆灭之时,警方缴获各类枪支10支,子弹276发。

  2005年

  简氏“黑帮”创下多宗“最”:

  垄断水果批发市场与赌场


  在广州早期的“黑帮”审判史上,芳村“黑老大”简竹醒可谓“浓墨重彩”。

  3月在广州中院审理的“简氏黑帮”35人案,创下了当时的六宗最:打掉人数最多、武器装备最多、规模最庞大、犯罪种类最齐全、犯罪性质最恶劣、对社会危害最严重。检方称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

  简氏“黑帮”开赌档起家后,“简老大”名声在外,带领一众手下“打江山”,在芳村一带打架、砍人、寻仇、追债……兄弟受了伤,由老大出钱奖励;马仔砍死了人,由老大支付逃亡费。简氏“黑帮”逐渐壮大。

  2002年8月,简氏“黑帮”为垄断花都新华镇机保段水果批发市场,挑断竞争对手的手筋,致其重伤残废。

  2003年6月,简氏“黑帮”向另一赌场收保护费未果,出动60余人,持猎枪、手枪、砍刀等工具约对方在南海一处山头“开片”(决斗)。对方人马因被简竹醒手下半路伏击,落荒而逃。“黑帮”火拼之后,简氏“黑帮”恶名更盛。简氏“黑帮”后来更是枪击试图东山再起的对方头目崔某,致其半身瘫痪,简氏“黑帮”从此在芳村、南海一带独霸一方。

  2006年,广东省高院终审判处简竹醒死缓。

  2007年

  最年轻“黑帮”叫“黑龙会”:

  网罗中学生入会,拜“关二哥”写保证书


  “本人愿意加入工作组,听从组长的一切安排……绝不出卖会中人员。”入会要写保证书,还要拜“关二哥”。2006年8月,白云区竹料镇一个叫“黑龙会”的涉黑组织被警方摧毁。

  除了“黑老大”冯志希是1978年出生的外,团伙其余十多名骨干成员均是80后,成员中还有3名是未成年人。“黑龙会”势力渗透进了白云区竹料镇多所中小学,网罗了60多名中学生当“马仔”。

  7月中旬,广州中院公开审理了以冯志希、冯志钊两兄弟为头目,有14名成员组成的“黑龙会”涉黑案。该组织涉及3宗命案,并拥有6支手枪和70发子弹。

  该团伙入会要拜“关二哥”,强迫中小学生入会,所有成员上交“生辰八字”、电话号码及家庭情况等资料,并登记在案,装订成册。

  他们定期开会,宣扬“组织纪律”,勒令“马仔”们“服从指挥、忠于帮会”、“不准出卖组织秘密”、“内部人员必须团结、切忌勾心斗角”等。

  广州中院一审认定,冯志希身犯5罪并致死2人,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其弟弟冯志钊被判死缓。2009年10月,省高院终审维持原判。

  2008年

  最先进“黑帮”:

  架电台,开兵工厂,造精美枪支


  案发前盘踞在海珠区沥滘一带,覆灭于2007年5月的邓伟波涉黑团伙12人,可谓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一个“黑帮”。

  从2004年开始,邓伟波让手下刘伟光将经营的塑料模具厂改成了制造枪支、弹药的地下兵工厂。由邓伟波提供枪支图纸和原材料,刘伟光等人研制出雷鸣登猎枪、手枪数十支,子弹数百发。

  邓伟波团伙被警方打掉后,警方在制枪窝点缴获仿“五四”、“六四”等各类枪支27支、子弹558发,枪用望远镜等一大批。

  当时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负责人评价,该团伙制造的枪支非常精美,改装枪支水平之高超,十分少见。

  沥滘“黑帮”中,有一名号称“大姐大”的成员龚南敏,系主要首领之一。龚南敏与邓伟波一起,对手下进行企业式管理,“看场”成员必须统一穿黑衣、剃平头。邓伟波还为手下配备对讲机,专门架设无线电台用于管理。团伙成员非常迷信,开山刀刀柄用红绸布包裹,使用时还要戴白手套。

  2008年11月,邓伟波被判死缓;“大姐大”龚南敏获刑五年半。

  2009年

  行业一霸:钢霸“李忠”、“水霸”黎桂廷


  7月、10月,广州中院分别开庭审理了以垄断21市钢材供应、被誉为“钢霸”的李忠涉黑案,和垄断了白云部分地下赌档、桶装水市场的“水霸”黎桂廷涉黑案。

  广东省高院曾分析,两宗案件垄断市场的特征十分明显。时任广州市检察院的公诉人曾分析,“钢霸”、“水霸”与以往的涉黑组织有很大不同,该类组织涉及多项经济犯罪,是由暴力犯罪向经济犯罪转换的一种涉黑组织。

  “钢霸”案中,以湖南衡山人李忠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成员多达37人,超过了简竹醒案。

  该团伙垄断了广东省21个工地的钢材供应权。李忠团伙拥有枪支18支,子弹数百发,“黑帮”内部争执时,团伙成员都拔枪对峙。2009年12月,广州中院对李忠特大涉黑团伙宣判。“钢霸”李忠、戴洪亮被判无期徒刑。

  同年审理的“水霸”黎桂廷案,白云区黎桂廷团伙34人被指犯下10多宗罪。黎桂廷团伙从2004年开始,涉及煤气代充、空调销售等多个经济领域,采取恐吓、威胁等手段打击竞争对手,垄断了白云区多地的桶装水批发市场。

  绰号“水霸”、“师傅廷”的黎桂廷,2010年5月,被广东省高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

  2010年

  最凶残“黑帮”:夺数命,配冲锋枪、炸药、手雷


  在广州“黑帮”审判史上,以荔湾男子伍志坚、伍志伟兄弟为首的涉黑团伙,被称为最凶残、火力最强的“黑帮”。

  伍氏兄弟团伙一共19人,主要涉及武装贩毒,并牵涉4宗命案,各类刑事案件犯下17宗。

  伍氏“黑帮”的主业是制毒贩毒,为了增强实力,团伙从境外购置了大批军用武器。其中包括两支苏式四三式微型冲锋枪,4把手枪。警方端掉该团伙时,缴获枪支共10支、手雷9枚、子弹390发、雷管384个、硝铵炸药18千克。

  伍志坚生性多疑,反侦查能力强。2008年10月,团伙成员陈某被怀疑贪污了2斤咖啡因,被伍志坚执行“家法”,遭灌食冰毒死亡。

  1月,男子朱某因欠毒资不还,朱某和女友被伍志坚指使手下杀害,并抛尸虎门大桥、淡水大桥。

  另外,伍志坚团伙的一名成员韩某被怀疑抽水,遭禁锢10多天后被残忍杀害。

  4月,感觉到警方在逼近的伍志坚,携带贩毒工具和军火转移至肇庆,不料在街头与便衣刑警队长因让车产生争执。伍志坚拔枪威胁,“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刑警队长遂掏枪反制,并调集警力将伍氏兄弟擒获。

  广州近十年来最残忍、火力最强“黑帮”被彻底剿灭。

  12月24日,广州中院对伍志坚团伙共19人进行了一审宣判,判处伍志坚死刑。该团伙另外18人中,有3名骨干成员被判处死缓,4人被判无期徒刑,最低的判刑也在7年以上。

  2012年

  人数最多“黑帮”:插手基层政权成“二政府”


  从化黄建堂44人涉黑案,是2012年广东开展“三打两建”期间审理的多宗涉黑案之一。该案以人数众多著称。

  以黄建堂为首的涉黑团伙,从1995年开始就盘踞在从化的温泉、街口等镇,通过组建公司、强揽工程、开设赌场等行为获得资金。当“公司”经营受阻时,他们动辄召集上百人,统一扎红布带,戴白手套持械群殴以扫清障碍。

  为了赌场不被查处,团伙成员还向警方个别人员行贿,获得了派出所所长的庇护。

  以黄建堂为首的涉黑势力,被从化当地群众称为“二政府”。因为该团伙勾结个别腐败官员,侵入农村基层政权。

  广州警方成立专案组,最终出动740名警力,一举将该团伙捣毁。该案成为广州市开展“打击欺行霸市”行动中出动警力最多、刑拘嫌疑人最多的案件。

  广州中院二审判处黄建堂有期徒刑19年。黄建堂等4人名下近900万元的款项、宝马、路虎汽车及房产被尽数没收。

  2014年

  称霸15年作恶时间最长:芳村“地主”涉千亿网络赌博案


  2014年9月,荔湾警方通报称成功摧毁了以陈某伟为首、盘踞在芳村一带作恶15年之久的特大涉黑团伙。没错,又是芳村,就是黑老大简竹醒曾经的地盘。

  现年53岁的广州男子陈某伟,绰号“地主”。案情显示,陈某伟从1998年开始,就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在芳村一带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警方称他手下有30多人的专门打手队伍,控制了芳村地区大部分娱乐场所。陈某伟团伙涉嫌以公司的形式进行“黄赌毒”、绑架勒索、追收赌债,涉千亿网络赌博案。

  警方称,陈某伟团伙通过招聘保安等形式扩大势力,招募了30余名河南籍人员组成专门打手队伍,配备面包车供打手队伍使用。一旦控制的场所有事,打手们就能迅速赶到处理。陈某伟曾嚣张说“就好像有军队一样”。

  在团伙成员眼中,陈某伟是个狠角色,性格火爆,其骨干成员几乎都被他打骂过。但在成员被抓时,陈某伟又会给家属发放“安抚金”,为其聘请律师以笼络人心。

  目前,陈某伟案尚在司法程序之中。

  (注:文中提及的“黑帮”,全称均为我国刑法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责任编辑:朱丽晨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