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首页  >  纪实  > 正文

情侣杀人后将尸体寄出 收货人填“送得远”

2014年09月25日 07:24     来源: 半岛都市报    作者: 辛闻   


当时邮寄纸箱的快递单


邮寄的纸箱

  据半岛都市报报道 一张扑克牌、一盒香烟、几张报纸、几件衣服……数日无人领取后,位于城阳丹山的一家物流公司的员工在忐忑中打开了有些破损并渗出红色液体的一个标有“药品”的纸箱,在广州发至青岛的这个纸箱中,有一具男性尸体的躯干部分。死者是谁?名为“送得远”的收货人又是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会同城阳警方组成的专案组火速赶赴广州,成功锁定了还差2小时就会被自动覆盖的关键视频,还原了这起涉及广州、青岛、张家港、北京四省市罕见的物流抛尸案。在与广州等三地警方的互相配合下,警方最终拨开层层迷团,揭开了这场因感情纠葛而酿下悲剧的幕后真相。

  发自广州的包裹里发现尸块,却找不到接受者“送得远”。经法医鉴定,死者为50岁左右男子,谁是命案真凶? 包裹里还有一张大王扑克牌,是在暗示什么 ,还是无意夹带进去的? 广州打工女子被卷入命案,她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案起物流

  无人领取的破损纸箱  


  2007年1月7日下午,位于城阳丹山的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张明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让他心烦的是当天收到的一个快递 。当天上午7时许,一辆从广州发过来的车辆卸下了一批货 ,工人上班后开始对货物进分拣,叫相应的快递公司来收货 ,或是按照物流单上的联系方式,找货主来自提。本来是一很寻常的一天,却因一个纸箱变的不寻常,在这批来自广州的货物中,有一个长宽各约50厘米、高80厘米左右的普通纸箱,纸箱上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印刷字体和图案,发货单上写明的收货人名叫“送得远”,而单上写的货物是“药品”,按发货人的要求属于“自提”。

  “送得远”这个奇怪的名字让张明和其他人感觉有些古怪,而更古怪的是,收货人却表示不知道这回事。员工按照单上的内容与收货人“送得远”联系,接电话的女性自称是内蒙古人 ,虽然手机号确实都是自己的,但是根本不在青岛,也从来不认识叫“送得远”的人 ,这个从广州发来的纸箱不是她的。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反复和对方沟通确认,对方都坚决否认是货主,之后再次联系,对方已经不肯再接电话了。单据上的收货人不认这个货 ,而“自提”的货始终也没有人来提,在物流单完好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很少见。

  然而到了下午,这个无人认领的纸箱出现的异常情况,让张明等人越发担心。纸箱在运输过程中有所破损,而且还开始渗出暗红色液体,并且还带有一点异味。员工们纷纷担心纸箱内的货物变质,经过一番商量之后,他们最终决定打开纸箱看看。当天下午4时许,当纸箱被打开后,所有人都吓出一身冷汗—在层层杂物包裹之中,有一具男性尸体的躯干部分。张明随即报案。物流纸箱内发现尸块的消息不胫而走,本报在2007年1月中旬曾对发现发现尸块一事进行报道,但死者谁、又为何遇害,一时间众说纷纭,出现猜测和传闻。

  接到报案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立即会同城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侦查。

  排除嫌疑

  广州的神秘发货人  


  物流单据上的信息并不完整—发货日期为2007年1月4日,始发地为广州,目的地为青岛,收货人名叫“送得远”,发货人姓名未填写,货物名称为“药品”,并且还投了30元、保额为1万元的保险。这份单子疑点重重,收货人“送得远”并不是一次写成的,而是经过修改,通过涂改能够看出,原来写的收货人为“宋德远”,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发货者将姓名更改,而收货人 、发货人的联系方式,是同一个手机号码,此外再也没有其他线索。按照单子上的联系方式,专案组很快就与对方取得联系,与张明等人此前联系的结果一样,这名女子表示她根本不是“送得远”,并再三确认自己从来没有来过青岛,也不知道有这个快递 ,而且通过电话能够感觉到,这名女子对三番五次来电询问这件事感觉很不耐烦。通过这些迹像,这名远在内蒙古的女子似乎与此案没有关系,但出于谨慎,专案组将这一情况向内蒙古警方进行通报,请当地警方对该女子的真实情况进行协查。调查结果很快就反馈回来—这名女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没有离开过内蒙古当地,是当地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周边关系人员中,没有在青岛、广州等地的人员,也没有与这些城市人员联系过,通过这些情况,基本可以排除该女子与此案有关。

  与此同时,专案组对死者的身份进行先期排查 ,但纸箱内没有任何死者的身份信息,通过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应该三至五天。民警从纸箱内提取了一些杂物,一张大王的扑克牌、一个“椰树”牌香烟的烟盒、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几张广州当地的报纸、两件女性上衣,以及床单等物品。

  床单可能用来包裹尸体还能说的过去,但是扑克牌、打火机等杂物为什么会留存在纸箱内?是无意夹带还是故意而为?死者明明是男性,为什么还会有两件女性的上衣?这两件衣服又是谁的?案件被层层迷雾笼罩,但是能够确定的是,广州必定要去。

  关键证据

  两小时后将消失的监控  


  根据调查,这个纸箱来自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一家物流公司。1月8日上午11时许,刚下飞机的专案组民警来不及吃饭,就火速赶到了广州市白云区沙太路的这家物流公司。而如此急迫的目的只有一个 ,一定要尽快找到发货当天的监控视频。而当民警找到该物流公司的负责人说明来意时,该公司的负责人说的一席话让民警出了一身汗—物流公司的监控录像是自动录存,超过一定时段后,拍摄的新视频会自动覆盖原有的视频,如果不是民警及时赶到,再晚上两个小时,记录了发货当晚情况的那段监控录像就会被自动删除。

  也正是专案组火速赶到广州获取的这段珍贵的监控视频,给案件的侦破带来的重大进展。通过监控录像显示,1月4日晚6时30分许,一名身高大约1.7米左右、体型中等、上身穿红褐色立领上衣、手里拿着一副墨镜的中年男子进入该物流公司办理货物托运,其托运的正是一个大纸箱,办理完毕后该男子离开物流公司。专案组民警拿着收货人是“送得远”的货单对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进行走访,特别是4日傍晚的值班人员,但是并没有人对这笔托运业务的发货人有太深印象,只记得此人发货非常急,先是问能不能发一件“药品”到上海,但得知发到上海必须等几天后,他又问能不能立刻发到青岛,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这名男子很快就办理了托运,而这件所谓装有“药品”的纸箱就发往了青岛,此外,这名男子还要求给货物买30元的保险,保额是1万元。

  根据这名可疑男子发货的时间,专案组联系到该物流公司所在工业园的管理方,调取4日当天的视频监控,通过对当天的视频资料进行反复排查后,专案组找到该男子进入园区的视频。在正对着这家物流公司的一处监控中,民警发现在当天傍晚6时15分,一辆出租车抵达该公司门口处后,从车上下来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从车上搬下来三个纸箱,随后抱着其中一个纸箱走进了这家物流公司,大约15分钟后,这名男子出来后,带着另两个纸箱继续向前走。在这之后,这名男子和另两个纸箱的去往,已经不在监控范围之内。



责任编辑:徐立民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