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面孔> 正文

“工兵”老马排“雷”记

2018年08月10日 09:03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胡杰   

  人物简介:马银波,陕西宝鸡人,1985年9月出生,2010年7月毕业于西安文理学院历史系,2010年9月参加公安工作,同年11月被分配至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栎阳派出所工作,2013年至今任栎阳派出所徐杨警区警长。从警以来,5次获得个人嘉奖,2014年被评为西安市反恐先进个人,2017年被评为西安市优秀基层民警。

  老马不老,才32岁。圆脸,黑框眼镜,活脱脱一个年轻版范伟。范伟是笑星,话多;老马是警察,人还内向,话少。大家“老马老马”地喊他,倒把他的大名马银波快喊丢了。人还没老,为啥同事迫不及待都喊他老马呢?原来,老马所在的栎阳派出所是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最偏远的派出所之一。新民警一报到,分局政工科都是先往远处分。于是,栎阳派出所20来岁的年轻人居多。一般人干几年,就往城区挪;老马却在这儿一干就是8年。论年龄,他只比所长、副所长小;论所龄,所里没人比他更长。于是,他这老马就当定了。

  提起老马,所长的评价就一个字,好!今年,栎阳派出所在临潼分局的半年考评中名列第一;半年里,老马担任警长的警区5个月都名列全所第一。甭管什么工作交他手里,所长没有不放心的。那老马怎么又成了“工兵”呢?所长“噢”了一声说,那是因为他擅长“排雷”,好多矛盾危机早早就被他化解掉了。

  遂叫来老马,举例说明。

  深夜出警

  “俺屋有事,公义村教堂西边第三家!”又是二半夜,又是那两口子打锤闹仗。人家报了警,不去又不行。派出所离公义村有17公里,老马和同事开车过去,再做上两个小时的工作,等回到所里,天都亮了。要是偶尔跑这么一趟,倒无所谓。可是,这个夏天,老马到这家里出了20来次警,这就令人崩溃了。

  打架这两口子,是一个组合家庭。女的叫小莉,人美命薄,儿子才会走路,丈夫就病故了。村里人撮合,给她寻了个上门夫婿,就是来自蓝田县的山民石头。石头比小莉大3岁,又黑又瘦,个儿还没小莉高。可不知为什么,小莉却一口答应下来了。石头也带来一个儿子,比小莉娃大一两岁。本来想着凑合过日子,可这俩人偏偏都不是勤快人,心劲儿又没往一处拧,过着过着,矛盾就越攒越多。石头是独子,老娘去世后,他爸一直跟着他过。石头倒插门过来,老头儿没别的地方可去,也时常从蓝田山里过来,给石头帮忙带娃。可是,老汉带娃却只带石头的,不带小莉的。问他,他说,那不是他孙子!这让人家小莉能乐意吗?倒插门的男人,本来在家就没地位,等石头的娃到了上学年龄,伸手跟小莉要钱,小莉就是不给。为了供儿子上学,石头隔三差五出去打零工。石头没啥技术,顶多周边村子盖民房时,给人家当当小工。因为打工,石头三天两头就会不在家。再回村里,石头就从酒友那里听说,自己头上被戴了“绿帽子”。六七年前,石头第一次打报警电话,就是让警察替他捉奸。

  转眼间,石头的儿子已经长成了个大小伙子,当兵走了;小莉的儿子也被她送到外面读高中。于是,他俩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报警。石头打,小莉也打。小莉不光比石头高,身体也更强壮。加上她人又强势,两口子打架,石头多数处于下风;偶尔小莉吃了亏,往娘家一住,就会有亲戚上门,虎着脸把石头教训一通。警察到之前,石头被推推搡搡、甚至挨上两巴掌,都是经常的事。出警时,老马每每见到石头,他都是脸煞白,紧握双拳,狠狠地盯着小莉。

  公义村正好在老马的辖区内。再去公义村,老马就想劝劝小莉。他特意趁石头不在家,让人把小莉叫到北警区办公室来。小莉人是来了,却不愿跟他说什么。话题往石头身上一引,小莉就炸了:“我就是不想跟他过了,可他不肯走,你们能帮我把他赶走不?”说完站起来就走,根本不吃劝。

  原来,前些年,石头两次报警,都赶上老马去出的警。而那两次,小莉的相好还不是一个人。

  玉米地里“排爆”

  正午阳光下,最热的地方恐怕不是太阳地,而是玉米地。玉米地里的湿气蒸腾起来,才算把户外桑拿的滋味演绎到极致。老马警区的俩民警、俩辅警却在小莉家的玉米地外集合完毕,一字排开低头往里走。哥几个都穿着半截袖警服,玉米叶子像小刀,给4个人脸上、胳膊上全标记上了记号。出血道子让汗一渍,那叫一个疼。

  这天上午,从小莉那儿听说,最近石头经常一个人往玉米地里钻,神神秘秘的。老马一听,就紧张起来。他怀疑石头在玉米地里埋炸药、雷管。因为他听说,石头在来公义村之前,曾经在铜川一家煤矿上干过库管员。

  幸好小莉家屋后的这块玉米地不算太大。忙了俩小时,4个人的警服早湿透了。炸药没找到,却挖出一只布袋子。布袋子上印有“爆炸”俩字。石头到底把爆炸物品藏哪儿了呢?

  在他家守到天黑,石头才回来。带到派出所,问他,头却摇得像吃了皮筋。他说:这个,真没有!

  石头对老马也不信任。不光不信任,还有气。有一次,石头报警说,他在某地开车撞了人。老马请交警调了监控,证实根本没有这起事故。石头就是想折腾一下老马。原来,石头要老马出具小莉出轨的书面证明。这不是难为老马嘛。

  石头在村上有几个对瓶吹啤酒的烂酒友。有时候,酒喝到半醺,他就会放出话来:离开公义村时,他要把房炸了,把小莉灭了。不信,走着瞧。

  房是前些年他们俩盖的。房盖起来,钱也花尽了。家里连台电视都没有,论值钱的东西,也就算那台冰箱了。在公义村,日子过成这样的,真不好找。分居后,小莉住东卧室,石头住西卧室。自打石头出门打工后,每次回来,他们俩都要干一仗。有时候小莉故意不给他开门,任他把门拍得震山响。

  在派出所,石头说,早年间,他确实带回了不多的一点炸药。来公义村后,他把炸药给了村上几个人,这些人拿炸药,是去渭河里炸鱼。石头说到谁,老马就找到谁。这些人都证实,确实有这回事儿。从石头这儿拿炸药,已经是很久远的事儿了。他当库管时弄回来的炸药,应该真没了。

  那他会不会再弄些回来呢?石头带着他爸四处打工,每次回村来,都背着个棕绿色的斜挎包。只要他回来,就有人给老马报信儿;老马再忙,都要从警区赶过去,把他的挎包检查一遍。那老马这么干,石头不会恼吗?不恼!因为老马对他是真好。有时候回村,小莉不给他开门,老马就在村上小旅社开个房,让他住上一宿。起初,他以为老马是帮着小莉要撵走他。老马给他讲法律,怕他还整不明白,又开上警车,把他父子俩拉到了滩张法庭,让法官给他讲夫妻一方婚内出轨,财产应当如何分割。石头日子过得困难,老马还把他带到民政局,看看能不能给他办低保。石头好吃懒做出了名,低保没办成,但老马对他的好,他认了。

  调解小组出马

  栎阳一带农村,信教的老百姓不少。小莉就是个天主教徒,结婚后不久,扯着石头也去受了洗礼。见小莉不愿跟自己聊,老马就委托教堂里的神父和修女跟她先谈。小莉不知道,老马有个矛盾纠纷调解小组,神父、修女和她家门口卖树苗的本家,都是这个小组的成员。老马一张嘴,小莉就瞪眼;神父、修女的话,她却听得进去。等他们跟她聊得差不多了,老马也去教堂,还把小莉家族德高望重的人也叫上:“你们能过就过,过不成,你也得拿出个让人家石头能接受的条件吧?”

  石头本来不想离开公义村。老家房都塌了,他回去住哪儿?他提出,在院子里扎道墙,他和老父亲住前院,让小莉住后院。后院还有空地,以后小莉想再盖房,也有地方。可是,这方案小莉坚决不答应。如果好不容易离了婚,石头还天天在她眼前晃,那不是白折腾了吗?

  最后,还是调解小组出面,替石头算了笔账。石头认可的离婚条件,是让小莉补偿他8万元。一是他和小莉盖的那三间房,也值个十来万;二是有了这笔钱,他可以在老家重新盖起一院房。谁知小莉答应了,却迟迟不肯兑现。原来,她怕钱掏出去了,石头却不赖着不肯走。

  老马就反复登门,做她的工作。小莉还年轻,不管是超市收银,还是去打扫卫生,都不难找到工作。可小莉啥都不想干,就一个人在家闲呆着。冬天里,老马在她家坐一阵儿,都快冻成冰棍了。问她冷不冷,她却说,习惯了。老马心说,是懒习惯了。那么,让天天赋闲在家的小莉拿出8万元,她拿得出来吗?老马也探出了虚实:小莉如果有困难,她娘家一定能帮忙解决。就是她娘家的一些人,一直在鼓动她跟石头离婚。

  为避免引起新的冲突,老马建议石头,这个冬天先不要回村来。石头听了老马的话,真就没回来。翻了年,迎春花开了的时候,石头回到村里,和小莉办理了协议离婚,拿着8万元走人。老马开上车,拉上石头的东西,把他父子俩一起送回了蓝田老家。后来,石头儿子转业,户口落不上,还是老马出面,替他办妥。

  小莉跟石头的事,早翻篇儿了。这些年,老马又排了好多“雷”,他的调解小组也在不断壮大。他念叨着,有几个退休教师他又看上了,准备发展到他的调解小组来呢。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