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面孔> 正文

孙钦友:明月镇的双拐森警

2018年02月02日 10:12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徐国志   

孙钦友拄棍出现场。
孙钦友拄棍出现场。

  个人简介:孙钦友,1976年11月5日生,1997年11月参加工作,现任安图森林公安局森林案件侦查大队代理教导员。多年来,参与了多起火灾扑救工作,曾获嘉奖。

  先知道孙钦友,后知道明月镇。明月镇位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安图县,像是江湖里的名字,又像是一首诗,有着无限想象在里面。

  安图森林公安局局长朱建平说起孙钦友,有爱,有怨。爱是欣赏,是赞许;怨却是心疼,是珍贵的东西不经意被损坏,落下瑕疵的惋惜。

  是啊,孙钦友,这个朴实的森林警察,像是长白山上的一棵岳桦树,淹没在林海里,风经过,雪落下,留下一片风扭雪压和岁月斑驳的痕迹。

  到达延边州森林公安局已近中午,安图森林公安局离州局所在地延吉,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安图后,朱建平局长接待了我们。在简单介绍情况后,他马上提起了一位民警——“双拐警察”孙钦友。

  孙钦友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中年人,1997年警校毕业后进入安图森林公安局,成为一名森林消防员,2003年加入了森林公安队伍。从派出所到刑警队,又到森保大队,经历从内勤民警、侦查员、技术员,到副大队长、教导员的历程。孙钦友经办过大大小小无数案子,2012年12月,他负责侦破一起入室盗窃案。正值数九寒天,夜间气温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为了抓获嫌疑人,孙钦友率领侦查员坚持蹲坑守候,终于在一天凌晨,将再次入室盗窃的犯罪嫌疑人抓获。

  由于常年爬冰卧雪、在一线摸爬滚打,2013年10月,孙钦友患上了双侧股骨头坏死。医生嘱咐让他长期休养,接受治疗。

  “可他闲不住啊!”朱局长摇着头说。2015年,孙钦友的父亲去世,2017年母亲又去世,他料理完双亲后事,一天也没有耽误就上班了。有时候腿疼了,他就在沙发上卧一会儿,实在熬不住了,去澡堂泡一会儿,缓解一下后,继续上班。

  提起双亲离世,孙钦友的声音哽咽了,把头许久埋在长椅上,抬起头,无尽的懊恼写在了脸上。我转移话题,和他聊起从警经历,谈一谈他侦破的大大小小的案子。

  孙钦友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眼睛里闪现着激动的光芒。一旁的苏立秋副局长也加入进来。

  孙钦友说,当消防员时,印象最深的一次火灾扑救是在1998年,那一次,安图县农行楼发生火灾,有10余名员工和群众被困,他一头扎进火海里救人……

  “钦友干活有股子冲劲儿,不怕死,是块好材料,一口气救出7人。”苏副局长补充说。

  “那会儿还没结婚吧?”我笑着问。孙钦友脸上漾出笑意,摇摇头,说,是,还没结婚呐!有女朋友了。事后,我女朋友还问起过,说你不怕死啊?就知道冒冒失失往火海里冲。

  哪还有工夫想这些啊!救人要紧啊,看到大火呼呼地从窗户里往外冒,10多个人在里面哭喊,你要是还想这想那的,人不早就烧死了。我啥也没想,一口气救出7个人。

  看着孙钦友一脸灿烂,苏副局长说,他就这样,工作起来特有精神头儿。

  孙钦友羞涩地笑了,摸摸下巴,说,我媳妇也这么说。还说我一回家就这疼那疼的,啥活儿也不让我干。可一听说有案子,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真不知我的疼是真的还是假的。

  在我的认知里,森林警察就是负责查处乱砍盗伐,查处破坏林地、捕猎野生动物这类案子的。

  苏副局长听我这么说,立刻纠正我:“在这里,可不是。只要是林区范围,所有的案件都归我们森林公安局管辖。”

  苏副局长想了一下,接着说:“记得我在刑警队工作期间,曾追捕过一名杀人犯罪嫌疑人。嫌疑人作案后,潜逃到村子后山上。山不算高,但是,后面却连着大山。我们从那座不算高的小山后面进行围捕,先行占据了小山后面的山梁,卡住通往大山的退路。最后在一个山洼里将嫌疑人成功抓获。”

  是啊!森林公安管辖的就是林区,侦破案件难度可想而知。不说林大树密,就是林子里的草地,那也是一人多深啊,进去就看不见人影。况且草地里沼泽多,看着没啥水,不小心踩上就会陷进去。

  苏副局长顿了顿,继续说:“像你说的,人进到林子里抓捕难,取证更难。你就甭想找见几枚像样的脚印什么的,找人证就更不容易了,人烟稀少呀。一些案子,就得靠抓现行。就说前面说的那起入室盗窃案子吧,费老劲啦!孙钦友带着几个人蹲坑守候。大冬天的,夜间气温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又不能穿得太多,你知道为啥?穿多了跑不动啊!钦友带领弟兄们在冰天雪地里,一蹲守就是十多天,终于将嫌疑人抓获。”

  孙钦友挠挠脑袋,说,想破案子,就得下苦功。当时蹲坑就一个念头,天越冷,越是放假的时候,嫌疑人出来作案的可能性就越大,抓住他的几率就越大。最终,还是让我们给逮个正着。

  就是这次蹲守,孙钦友落下了病根。天太冷,不能活动,生生给冻坏了。你说,那会儿还不到40岁,患上双侧股骨头坏死。后来,为了照顾他,局里把他调到法制大队任职,从一线撤到二线。可孙钦友还是闲不住,总是往现场跑。

  “我的双侧股骨头坏死,只能靠双拐走路。当时得病后,领导和同事也跟我说过,让我在家休养,我也想过好好养病,但我总是觉得自己在家养病,心里过意不去呀。我喜欢参与案件侦查,尤其是一些疑难案件,我很享受破案后的那种成就感。”孙钦友说。

  2016年9月,在开展打击非法侵占林地专项行动中,孙钦友经办了两起非法侵占林地案件。现场勘查时,有一辆钩机坏在沟口,车辆无法到达现场,同事给孙钦友撅了一根木棍,他愣是拄着木棍走了1000多米山路。

  走山路可不容易,腿脚利索的还不免摔跤呢。孙钦友拄根棍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没少摔屁墩子。也怪了,哪儿有伤往往就摔哪儿。碰到股骨头那块儿,那是钻心疼啊!疼得浑身哆嗦,那真是受老罪了。

  现场在明月镇西北村五队秃顶子沟,是一块挺好的草地。被侵占的20余亩地,被挖成了鱼塘。看到蒿草都枯了,四周乱扔着,孙钦友的心在流血。一草一木都有感情啊,他看不得好好的草地被毁掉。

  心疼起来,身上的疼就被忽略了。在办案过程中,经常加班加点,一熬就是一个通宵。

  他还坐拖拉机去过现场。“你想想,都是山道,拖拉机多颠啊!拦不住啊!”苏副局长插话说。

  “这些都不算啥,忍一忍就过去了。”孙钦友说,“看见林子被盗伐,挺粗的树木,倒在那儿,剩下一截白森森的树桩,让人心里堵得慌。在林子里长大的,看着树木就亲。树木也是生灵,被砍了,被锯倒了,也流血流眼泪。你看被砍倒的桦树,树墩子流出桦树汁,把旁边的土都洇湿了。还有松树,会流好多好多的松树油。”

  这两年,孙钦友的双亲相继去世,他收拾悲伤的心情,寄情于工作。“2015年9月,我父亲因糖尿病引发左下肢动脉硬化闭塞,左脚溃烂,最后导致脏器衰竭去世。父亲的去世,让我十分内疚和自责。他病重时候,由于当时案件多,我没有时间回家。等到9月的时候,我才抽出时间带父亲到延边医院看病,但是那时候父亲的左脚大部分已经溃烂了,医生说无法手术,只好把父亲拉回了安图县医院。不久,他老人家就去世了。”

  孙钦友停一会儿,又说下去:“父亲去世后,我想一定要对母亲好,不能再留下遗憾。2017年6月,母亲经常出现头疼,当时正在开展严厉打击非法侵占林地、涉林执法专项整治,我主办的案子被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工作有时限,我想着忙完了就带母亲去看病。6月30日早上,母亲脑出血,到医院后,8月4日,母亲抢救无效离世……”

  孙钦友说不下去了,坐在那儿,眼泪流到腮边,滴到衣襟上。

  回州局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望着车窗外晚霞染红天际,几只飞鸟像是投进去的黑色石块,瞬间熔化在那一片火红里。嘎呀河从天边一路鳞光,奔涌而下,耀眼闪烁。

  我在想,孙钦友只是千万森警中的一员,朴实、尽职尽责,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默默无闻的像是森林中千万棵树木中的一棵。对,他就是长白山上的一棵岳桦,尽管被风吹得枝干扭曲,可是依然顽强向上,和千万棵岳桦一起,臂膀连着臂膀护卫着长白山,护卫着那宝石一样碧蓝的天池……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