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面孔> 正文

排爆手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最后一个错误

2016年11月23日 23:20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闫伟 邹巍 李路   


闫伟在工作中。 邹巍 摄




闫伟在工作中。 邹巍 摄


  讲述:闫 伟(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安检排爆大队民警)

  整理:本网记者 邹 巍

  通讯员 李 路

  一根红线、一根蓝线,我该剪哪一根?

  在35公斤重的排爆服里,没有摇旗呐喊、没有提醒帮助,有的只是自己“无声世界”里的瞬间判断;时间似乎凝固了,安静得只听见呼吸声和爆炸计时装置的“嘀嗒”声。

  绕过缠绕在一起的引线,我找到了“答案”,“嘀嗒”声戛然而止,危险排除。

  我是一名排爆手,日常工作就是和各种爆炸装置打交道。虽然这只是一次常规训练,但我不敢马虎,每一次训练我都当成真实的排爆来操作。

  “每次行动都是一场生死赌局:赢了,可以回家,陪伴妻儿;输了,要么光荣退休,要么盖一面党旗。”刚入行时,师傅的这句戏言却让我笑不起来。排爆手的工作输不起,甚至容不得你犯错,一旦犯第一个错误,也许就是最后一个错误。

  排爆工作不是赌博,不能靠碰运气

  在很多影视作品里,拆弹排爆就是一剪刀下去生死由命。其实排爆工作不是赌博,不能靠碰运气,排爆手的每一个决定都意味着责任和使命,稍有不慎就会付出血的代价。

  35公斤重的排爆服,看似坚不可摧,但只经得起1米开外、1公斤TNT当量的杀伤力。为了精准操作,排爆手的双手必须裸露或者只戴一副薄手套。从国内外一些失败的排爆任务来看,一旦遇到专业级爆炸装置爆炸,排爆服也只能保证排爆手“留有全尸”……

  2008年,我进入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安检排爆大队,成为一名排爆手。虽然之前的工作与排爆有关,但与专业“排爆手”相比,我还只能算是一个“门外汉”,为此,我必须刻苦训练,熟练掌握每一项排爆技能,才能真正承担这份重任。

  在搜爆听力训练中,我用探测器反复听各类金属的声音。刚开始训练时,一天至少听七八个小时;如今,我可以直接通过声音的强弱长短区分一般金属物和爆炸物的区别。

  为了训练双手的稳定性,我在业余时间练习用筷子捡黄豆、捡绿豆……以及一切很小的物品,现在吃米饭都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按粒吃完了。

  我必须熟练掌握各种爆炸物的属性,甚至要会自己制作。不管是简易装置,还是定时炸弹、延时炸弹、遥控炸弹……每一种常见爆炸装置的内部结构,我都要烂熟于心,无论是黑火药,还是TNT、硝铵炸药,每一类爆炸物装药的“脾气”我都得摸得清清楚楚,甚至像交朋友一样去了解爆炸物。

  在真实排爆中,排爆专用X光机可以准确地看清爆炸物的内部构造、起爆装置、炸药成分,以此帮助排爆手选择最佳的排爆方式,把排爆危险降到最低。尽管如此,危险还是随时在,每一枚未爆弹药或者不明爆炸物的稳定性都无法预测;尤其一些遥控爆炸物,生死的确不是排爆手所能掌控。这时,排爆手所依靠的不仅是刻苦训练所掌握的精湛技艺,还要拥有非凡的勇气和果断的性格。

  为此,为了避免无谓牺牲,我严格训练,就是要“实战用我,用我必胜”;我也不怕牺牲,但我也只能赢,不能输。

  排爆手的机会只有一次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排爆经历,是发生在2014年元旦的那起案件,那真是命悬一线的一次对抗。

  当天18时许,我刚得知自己妻子怀孕的消息,还处于“准爸爸”的兴奋中,突然接到上级指令,要求立即归队,接受排爆任务。和妻子打了声招呼,我就直接赶往现场。

  我一边换上装备,一边了解现场情况。就在我小心翼翼检查疑似爆炸物时,手中的探测器突然显示警报:“有炸药!”现场氛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经过进一步检测,我发现该爆炸装置制作得十分精密,电器焊接点甚至能够防水,而且是遥控起爆,并处于待发状态,也就是说,只要犯罪分子按下起爆器,该爆炸装置就会爆炸;虽然干扰器可以屏蔽遥控信号,但起爆方式多种多样,短时间内是很难百分之百完全阻止犯罪分子起爆的。

  “有没有把握?”

  “没有选择了,立即排爆!”

  现场位于闹市区,当时正是元旦夜晚的黄金时间点,周边商铺、行人众多,一旦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排爆方式也有多种,有引爆、有机器人排爆、有将爆炸装置转移……但在当时情况下,只能采取最危险的人工排爆。

  在人工排爆中,战友的支援是有限的,成败就攥在排爆手的手里。面对眼前这个“危险的朋友”,我没有慌乱,多年的专业训练和实战经验让我格外平静。

  这根线不能动、这根线要绕开……我像庖丁解牛一样,仔细检查爆炸装置,对!就是这根线,就如同日常训练,拆除过程非常顺利。

  事后经过检测,这个爆炸装置内有黑火药70克(相当于45克TNT当量)和铁钉57枚,有极高危险性,一旦爆炸,近距离人员非死即残。

  犯罪分子落网后交代,当晚他的确按下了起爆器,但由于连接故障,引爆没有成功。就在他修理起爆器的时候,我成功拆除了爆炸装置,也就是说当时我正与犯罪分子进行一场背靠背的生死比赛,而且我赢了。

  “他赢了,我就死了;我赢了,百姓就安全了。”这就是我当时的心声,犯罪分子有很多机会,而我的机会永远只有一次,容不得犯错,也容不得失败。

  类似的排爆经历还有很多次。成为排爆手以来,我已成功处置各类涉爆现场20余次,先后执行广州亚运会、南京亚青会、上海世博会、G20杭州峰会等各类大型活动的安检防爆任务200余次,在各类安检排爆工作中实现“零事故”“零差错”。

  当然了,也不是每次出警都会遇到真正的爆炸物,但我不敢有丝毫大意懈怠。每一个警情我都会当真,每一次出警我都全力以赴,因为在没有排除危险之前,谁也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危险。

  妻子一度不知道我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是我们特警的“三特精神”,印刻在单位的墙壁上,也印刻在我心里。

  一个电话、和家人告别、突然消失、执行突发任务,我妻子也已习惯了特警的工作特点。

  “每次你出任务,我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怕有意外!”妻子曾和我这样说过。

  我成为排爆手后,一直没敢告诉家人,就是怕他们担心。后来家人慢慢知道了,虽然有担忧,但也默默地支持我。

  2009年9月9日是我的婚期,因为任务繁重,我推迟一个月和妻子成婚;2015年11月,在执行一项重要安保任务期间,我父亲重病,队里领导让我回家探望,3天后,父亲病情稍有好转,他就坚持让我回到岗位上……

  愧对家人的事记不清有多少了,做了警察、做了特警,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是做不好的;虽然我照顾不了家里,但家人对我却很理解。在家人看来,我守好了社会大家,也就守好了自己的小家。

  与爆炸物相伴、与死神交锋、时刻让家人担忧,安检排爆工作的确不是一个好工作。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惧怕死亡;全国公安系统排爆手中受伤残疾甚至牺牲的不在少数,我也想过,说不定哪天也会轮到自己,但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干,我懂排爆技术,我不去干,让不懂的人去干,那不是更危险吗?

  特警,就是执行特别任务的警察。我穿上警服已有11年,成为排爆手也有8年。没有人知道这些年来,我和我的特警弟兄们究竟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也没有人知道,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我们流了多少汗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我重新选择,我还会选择当一名特警排爆手。因为通过生与死的考验,我更加理解生命的宝贵。能够从事这么一项守护平安、拯救生命的工作,是我的理想,更是我为之骄傲的事业。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