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中国警察网  >  新闻中心  >  面孔> 正文

打拐英雄10年帮30多个家庭团圆 最后一案成心病

2016年11月09日 09:53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任国勇 栖文轩   

  他是四川资阳一位普通的打拐民警,也是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他常常到网站寻找寻亲线索,以帮助更多失散亲人的家庭打拐10年,他参与破获300余案,看到失散者团聚会流泪。

  10月中旬,帮助资阳一对父母找到了被拐31年的儿子,从央视《等着我》栏目归来的打拐民警黄荣成病倒了。“早就该住院,想到他们家人团聚心切,就一直拖着,病情加重了。”11月8日,在医院病房内,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区分局刑侦大队侦查员黄荣成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比病痛更让他难受的,是还有一件拐卖案未破,这是他的“心病”。

  今年53岁的黄荣成,从部队转业当民警已20年,专注打拐也整整10年。在他的参与中,雁江区分局所立的313件拐卖案件,破获312件,“剩下的这一件,嫌疑人已经抓获,可惜孩子还没找回来。”黄荣成说,至今他仍在为找回这个孩子搜集线索。

  打拐10年,他主侦案件30余件,找回被拐卖儿童、妇女30多名,让30多个家庭重新团圆。公安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原主任陈士渠曾点赞说,黄荣成这样的打拐民警全国突出。

  初涉打拐

  从零开始3年没破一件案

  “刚接手打拐工作,我不熟悉,也没有经验可循,开始三年一案未破。”黄荣成说,2006年,他开始负责雁江区分局的打拐工作,但所有拐卖案件几乎没有基础材料,破案更不知道从何下手。

  “被拐妇女、儿童要找回,完全要靠刑侦手段。”黄荣成说,接手打拐工作后,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他选择从最基础的工作开始,先查阅历史档案,梳理每一个案件的线索,然后走访各个派出所进行核实。

  其实在当时,全国打拐工作都开展得比较困难。官方技术手段上,公安部2009年才建成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民间志愿者组织上,2007年,宝贝回家志愿者网站才开始起步建设。

  2007年,公安部打拐办成立,黄荣成感受到了国家层面对打拐案件的重视,加快了对案件的整理建档工作。

  到2009年,3年过去,黄荣成梳理清楚了半数左右报案登记的拐卖案件,共整理出将近40件儿童拐卖案,其中立案最早的在1988年。

  打拐首案

  白发母亲下跪让他流泪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要寻找失散20多年的儿子,她扑通一声跪在我这个年轻人面前,我的心一震,泪水夺眶而出。”回忆起破获打拐第一案时,黄荣成眼里泛着泪花。

  2010年10月12日,天已微凉,一位叫张素芳的妇女带着一份材料来到雁江区分局,找到打拐民警黄荣成,请他帮忙找回失踪20多年的儿子李玉春。

  孩子是1987年5月失踪的,张素芳听到哪里有找回小孩的就往哪里跑,足迹遍布全国,丈夫不理解跟她离了婚。她从青春少妇变成白发老人,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回儿子。

  看到憔悴的老人,黄荣成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人贩子”绳之以法,帮失散家庭实现团圆梦。也在这一年,他申请成为了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

  黄荣成将张素芳的信息录入公安数据库,又千方百计找到张素芳的前夫采集了DNA信息,同时又在宝贝回家网站发布信息。2011年9月,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拐卖案件。

  其实,该案早在1987年就已立案,是雁江区立案时间最早的拐卖案,但一直没有进展。“当时还有几件命案积案要办理,我感觉再不有所突破,就会累垮自己。”黄荣成说,当年7月底,他将雁江区40件儿童拐卖案的家长DNA信息重新导入全国打拐库时,奇迹出现了。

  2012年8月1日,身在河北的李玉春与张素芳比对成功。8月13日,失散25年的李玉春回到四川,母子俩抱头痛哭。

  “我躲到一旁,也流泪了,终于破案了,激动。”黄荣成说,这一年共破获了8起拐卖案,工作初见成效,其中艰辛唯有自知。

  曲折一案

  云南深山蹲守嫌疑人一月

  “在云南大山峡谷中,蹲守犯罪嫌疑人出现,电影《盲山》中的情节就在我身上上演。”黄荣成说,最艰难曲折的案件,是发生于2009年的那起拐卖案。

  当年5月6日早上7时许,雁江区迎接镇的肖翠华带着1岁多的孙女在雁江区人民医院就诊时,离开仅仅2分钟,孙女就不见了。

  接到报案,黄荣成负责主侦此案。“我赶到现场,看到孩子的奶奶一次又一次哭晕过去,心如刀绞。”黄荣成和同事通过调取医院周边所有视频监控,最终锁定嫌疑人。

  但警方在组织抓捕时,发现嫌疑人逃到了云南一个偏僻的山区。“那里到处是深山峡谷,人烟稀少,夏季蚊虫非常多,我们带着干粮在山里蹲守。”将近一个月,多个昼夜连续蹲守,最终将主犯曾勇抓获归案。

  “孩子已经卖到了山东农村,我们去解救阻力也很大。”黄荣成说,最终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将小女孩解救回来。

  对曾勇进一步审查时,他交代了另外11名同案犯。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黄荣成和同事辗转河南、河北、广东、云南多地,将这11人全部抓获归案,并将另外3名拐卖儿童成功解救。

  打拐10年

  他帮助30多个家庭团圆

  “我是打拐民警,也是打拐志愿者,不仅仅管自己手上的案子。”黄荣成非常自豪地说,全国许多寻亲家人都将血液样本送到他这里,他帮忙录入全国打拐DNA库,也多次帮外地失散家庭团圆。

  2014年5月,正在上海科技学院读大三的赵淮南通过微博发布了一条寻亲信息,要帮妈妈唐群花寻找四川老家的亲人。黄荣成看到了这条消息,马上和简阳当地取得联系,通过派出所找到了唐群花的家人,并和赵淮南取得了联系。

  当年7月23日,安徽小伙赵淮南带着56岁的妈妈唐群花,从安徽淮北回到她的家乡四川简阳石桥镇团结村。为了这一天,唐群花足足等了28年。

  黄荣成说,现在很多寻亲线索都从网站上寻找,他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在网站上浏览寻亲信息。“我作为志愿者,就想多帮一些家庭。”

  宝贝回家网站四川负责人李洪说,黄荣成作为省内最早一批加入的民警志愿者,十分积极和主动,寻亲的人找到他,他都会给予帮助,“我们和他这种合作,在国内都不多见,所以国内很多寻亲者找到他帮忙。”

  成为志愿者后,“爱玩电脑”的黄荣成,最初并未得到家人的理解。“回到家啥都不管不问,有时间就扎进电脑里。”黄荣成的妻子黄艳秋说,一开始以为他是迷恋上网,后来才晓得,他是在网上参与打拐和寻找失散的亲人。埋怨变成了支持,很多时候,黄荣成为某一家人团聚激动时,黄艳秋也跟着丈夫高兴。

  2006年至2016年,黄荣成打拐10年,雁江区共立313件拐卖案件,破获312件,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290人。其中,他主侦案件30余件,圆了30多个家庭的团圆梦。黄荣成也因为打拐工作,两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荣立二等功,获得2015年四川最美人民警察特别奖,并受邀前往公安部汇报打拐工作经验。

  公安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原主任陈士渠曾点赞:作为基层打拐民警,黄荣成取得的成绩在全国范围内都十分突出,四川资阳的打拐工作在全国也很有名气。

  一案成憾

  抓到嫌疑人孩子没找回

  黄荣成说,孩子没有找回来,案子就不算破。

  他现在天天都在网上浏览,“案子过去6年了,每年3月邓奥的生日,我都在想他长大变成什么样了呢。”

  “2010年5月份以后,资阳再没有发生一起拐卖案件,按理值得高兴,但高兴不起来。”11月8日,躺在病床上输液的黄荣成叹着气说,2010年邓奥被拐案至今未破,53岁的他不想此案成为一生遗憾。

  黄荣成清楚地记得,案件发生于当年3月26日下午4时许。当天资阳城区皇龙小区的邓勇刚、刘红夫妇二人报案称,刚满3岁的二儿子邓奥在小区内失踪。

  黄荣成和同事调取视频监控后发现,拐走邓奥的是一名跛足男子,但监控中只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再无其他有效线索。民警进行了大量摸排,未取得任何进展。民警又对资阳市内所有貌似犯罪嫌疑人的残疾人进行辨认,均被排除嫌疑。警方同时向河南、山东、云南等地发出协查通报。

  到2013年底,案件仍无任何进展,专案组感到了巨大的挫败感。

  2014年,遂宁蓬安县、内江资中县先后发生儿童拐卖案件,两地视频监控中,身形、步态与资阳作案人员极其相似。3起案件并案侦查,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系同一人,三地警方联合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并成功解救出3名儿童,但其中并没有邓奥。

  “嫌疑人开始并未交代邓奥一案,我们在深入侦查时,他才老实交代。”黄荣成说,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但邓奥几经转手,已经不知去向,最终确定的大致方向在广东汕头。

  “我去那里摸了半年多,希望在一次擦肩而过中找到邓奥,但没有任何进展。”黄荣成说,孩子没有找回来,案子就不算破,他现在天天都在网上浏览,“案子过去6年了,每年3月邓奥的生日,我都在想他长大变成什么样了呢。”

  “唉,这是打拐最后一案,不破对不起等待的家长。”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冬雨,黄荣成陷入沉默。

责任编辑:刘翔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