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警网首页  >  面孔  > 正文

张耀海与小学门前“良泉巷”的故事

2020年09月14日 09:2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胡杰   
中国警察网 · 胡杰  |  2020-09-14 09:26

张耀海向记者介绍良泉巷的由来

  开学了。在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第一小学门前,娃娃们上学、放学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社区民警张耀海身着警服的身影。他跟学校的渊源很深,远的且不说,就说说他脚下的这条路吧。

  因飞机城落户阎良,在这里,与飞机相关的元素几乎无处不在。比如有一条路就叫凌云路,公安部首批命名的“枫桥式公安派出所”中,西安市唯一上榜单位,就是阎良分局凌云路派出所。凌云路上有一个凌云社区警务室,后来这个警务室以张耀海的名字命名为“张耀海社区警务室”,是阎良区唯一的一个陕西省一级警务室。而张耀海本人,曾经连续3次获评“陕西省十佳社区民警”,绝对牛人一枚。

  离“张耀海社区警务室”不远,就是阎良区第一小学。现在,小学的西门平常是锁着的,只是一个应急避难通道。而以前,这个开在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第十六小区院内的校门,曾引起小区居民的不满。为啥?小家伙们下午上学前,爱在院子里打打闹闹,打搅了居民们休息。

  对于在飞机城的上班族来说,如果天天被吵闹的小学生搅扰了午休,无疑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张耀海警务室”也在小区里,居民天天都能见到张耀海,见面就说这事。张耀海反复跟学校沟通,学校又向教育局汇报。最后,经协调,学校将旧大门作为消防通道,在东边开了个新大门。

  居民的问题解决了,学校的麻烦却来了。东门外的大良村是个城中村,学校门口一条百米长的路,白天、晚上都停满了车。眼见着娃娃们上学放学都要在汽车间穿行,张耀海明白,这有严重的安全隐患。

  于是,看见有汽车堵路,张耀海就打电话让车主挪车。接了电话,有的车主来一次之后,下回干脆连电话都不接。知道你是个警察,可人家停车也不违法。

  张耀海就去交警大队搬救兵,熟人不少,叫大哥称老弟的,都挺热情。可一说正事儿,人家就挠了头:“不行啊,兄弟。我们贴罚单,得师出有名。这条路连名字都没有,让我们罚单上怎么写呢?”

  没名儿,给起一个,行不行?一打听,道路取名儿,归区民政局管。反正阎良就这么大,那就再跑民政局。可是,民政局干部翻着条文答复他,路太短,不符合道路命名条件,爱莫能助。

  哪怕交警贴不成罚单,咱给这条路上划上禁停线,这总可以吧?一打听,这禁停线,也不是想划就能划。这事儿归规划局管。张耀海去找了,俩字儿:不行。虽然沮丧,但张耀海也能理解,规划局也是师出无名。

  大良村也归张耀海管。一条村道,没有名字原属正常,可张耀海却多了个心眼儿。再进村走访时,就留意打听,这条路过去有没有过名字?大多数村民一听就乐,都说,自打生下来,就没听说过这条路还有名字。可有一两位七八十岁的村民说,这条路还真有名字。原先,村里有口水井,是泉水,就在路边。这条路,因泉得名,就叫“良泉巷”。

  老汉随口一说,张耀海就当了真。这回,他跑到区档案局,翻起了老档案。结果,在一个红色封皮的大书里,他真查到了“良泉巷”的出处。有了这白纸黑字的出处,张耀海脚底生风又跑到民政局。既然有据可依,又是为了孩子们的事,民政局就同意恢复“良泉巷”的名称。

  路口的铁牌子路标绿底白字,和别的路牌一模一样;标志南北方向的,也是白色的小飞机。

  路牌一竖,交警大队的禁停标志杆也就竖了起来;规划局也派人来了,校门口一大片路面,都划上了黄色的禁停线。有些人老习惯不改,还是喜欢在这儿放车。可吃上一回罚单,马上就老实了。有人不挪车,一个电话,交警的拖车就开来了。

  张耀海还是第一小学的法制辅导员,每学期都会给学生们上法制课。耀海口才本来就好,肚子里又尽是跟孩子们相关的案例和故事,但每次讲法制课,他都会认真备课。为此,他还买了几本儿童心理学的书充电呢。

  今年疫情严重时期,学生们上课前要测体温。可校门口也是大良村的一个出入口,人来人往,小学生们根本没办法保持一米间距,一个一个测体温。校长跟张耀海说了情况,张耀海赶紧协调大良村把这个出村口封了。这样一来,不光有利于学校,大良村的防疫工作也能更好地开展。

  前些天学校开学之前,张耀海又在大良村依法取缔了一个卖情趣用品的小店。此前,整治校园周边环境时,他还清理过大良村卖小刀具的店铺,关过麻将馆。他觉得,为娃们做点事,苦点、累点都值:“毕竟,这是个有情怀的事情嘛!”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